醋意

小叔叔·中学生时代3

七月的黑兔子:

*小叔叔说了不准乱搞的·中学生时代篇


*鸣佐均为12岁


*延续前文现架设定,人物ooc慎入


*cp鸣佐带卡,带佐亲子戏多








3




 




“快吃,一会儿列车就要出发了。”卡卡西淡定地催促着东看西看的鸣人,“等佐助回来我们就直接上车,到时候可不会等你。”


 


晨曦正慢慢唤醒这个城市。明朗的日光映着贴着鲜艳海报纸的餐厅门,外面街道上是来来往往的旅客。


 


卡卡西看着对面的金毛小鬼,吃个早餐也能糊得满嘴都是果酱,手上也沾得到处都是,他扯了纸巾递过去,心底叹气。另一个去了洗手间,大概有一分钟的时间了,虽然卡卡西知道那个孩子不需要太过操心,但这实在不能怪他,自从成为奶爸,他觉得自己也快成为电视剧里那种念念叨叨令人讨厌的老头子了。


 


说起来都是带土那家伙的错,人都走了还留个拖油瓶给自己,而且这个拖油瓶还自带另一个拖油瓶。


 


“那个,师酱……”


 


“嗯?”


 


鸣人似乎盯准佐助离开的空隙,眼睛时不时要瞄一眼洗手间的方向,有些吞吞吐吐地开口:“有个事情我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说。”


 


“什么事情?”


 


“我怕说了会被佐助揍……”


 


“嗯,那就不说吧。”


 


“什么啊,这个时候难道不应该说‘放心吧我不会告诉佐助那家伙的’这类的吗?”鸣人立刻有些抱怨地瞪住卡卡西。卡卡西笑了,慢条斯理地擦了嘴巴才问鸣人,


 


“那你到底要不要说?”


 


“可我真的怕被佐助揍,”鸣人苦着脸,“但我又觉得这个事不应该隐瞒……”


 


卡卡西回想起昨天两个孩子在警察局里诡异的悄悄话,似乎也明白了什么:“和佐助有关的事情,而且佐助也知道?”


 


鸣人点点头,看得出来他确实很纠结,脸都快变成苦瓜了。在瞥了一眼洗手间的方向确定没有佐助的身影后,他终于鼓起勇气和卡卡西开口:


 


“师酱你也知道的我说。就是运动会那天,因为我和佐助报了好几个比赛项目,所以那天中午我们准备在学校吃便当节约休息时间的说。便当还是师酱你给我们准备的。”


 


卡卡西记起确实有这么一回事。


 


“便当盒我们是放在抽屉里的,中午我和佐助一起回教室拿便当盒,准备去天台吃午餐,那个时候班上的同学也都走光了我说,然后…………”


 


鸣人忽然没了胃口,把面包片扔在盘子里。


 


卡卡西注意到他暗下去的眼神,仍是平静问:“怎么了?那天我弄的便当很难吃吗?”


 


“不,不是便当的问题啦。”


 


“嗯,那是有人恶作剧,把你们的便当吃掉了?”


 


“确实是恶作剧的说,不,我觉得那不是恶作剧,恶作剧才不会这么过分……没有人吃我们的便当,但肯定有人动过我们的便当,佐助打开便当盒的时候,发现里面多了一张照片。”


 


鸣人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盯住卡卡西,


 


“我以前也做过这种事情的说,为了吓唬女孩子们,往她们的书包里塞一些小青蛙或者吓人的图片什么的,但是……”


 


“还是恶作剧吧。”


 


“不可能是恶作剧啊我说!”鸣人突然一拳头捶在桌面,眼里散发着焦灼的光,“谁会把那种照片塞进别人的便当里啊!就算是我,也只会选一些女孩子们讨厌的青蛙照片塞进去,可是,佐助便当里的那张照片……!”


 


鸣人停顿了一下,卡卡西看着他有些欲言又止的模样,挑挑眉:“你不说清楚的话,老师可是没办法帮你哦。”


 


“是尸体。”


 


卡卡西一愣。


 


鸣人重新抬头,坚定地看着他。尽管这个孩子仍是那么没心没肺的活泼开朗,但毕竟在千手家养了这么几年,大概纲手也有意让他提前了解一些东西,所以现在已经能镇定地说出尸体这种事实了。


 


“尸体,是什么意思?故意恶作……”


 


“都说了不是恶作剧了、哪会有这么过分的恶作剧啊——”鸣人双手拍着桌子,激动地瞪着卡卡西,“为了这张照片我可是把全班同学都一一都问过了,放学后还特意把那些爱惹事的家伙全都堵起来,不管来硬的为好还是软的也好,敢这样欺负佐助的家伙我绝对不会放过!可就算我问了所有人都没有结果……”


 


“冷静点,鸣人。”


 


一眼瞥到佐助从橱窗后的洗手间出来了,卡卡西用眼神提醒鸣人。在佐助走近前他又低声问了一句:“这就是昨天你们在警局里的时候,佐助不准你和我说的事情吗?”


 


鸣人像泄了的皮球点点头。


 


回来就看到鸣人这一大早就没精打采的模样,佐助揉揉他的金毛,又不禁嫌弃地说了声“笨蛋”。鸣人立刻气呼呼地瞪住他:“不知道谁是笨蛋啊我说!”


 


“好了,我们去赶列车吧。”卡卡西及时阻止两个小鬼可能爆发的争吵,在佐助看不到的角度上,他又冲鸣人眨眨眼。


 


“佐助,看看你还有什么随身物品没带的?现在回酒店去拿还来得及哦。”


 


“没有。”


 


“鸣人你呢?”


 


“哈,本大爷要带的随身物品就只有小佐助……嗷!痛痛——”


 


“吊车尾的,想死就痛快点说!”


 


“别吵别吵,周围可是有很多怪叔叔怪阿姨围观的。”


 


尽管这样劝道,却迎来两个孩子“你才是最怪的大叔吧”一致的坚定眼神,不得不说着实让卡卡西感到受伤。


 


列车到达南城,已经是傍晚了。在当地一家颇具异族风情的小旅馆住下,旅馆下是干净又热闹的酒吧。卡卡西洗完澡下楼,发现两个小鬼都已经收拾得干干净净,靠在被藤叶环绕的古木吧台处,旅馆老板娘正替他们调着果汁。


 


旋转的灯光打在四周,驻唱歌手的沙哑嗓音几乎被人群欢呼声盖过。


 


“谢谢。”


 


卡卡西接过老板娘递来的酒。


 


对方是个性感而狂野的女人,从她那头爆炸式头发和大红的嘴唇就可以看出,“不客气,希望你能喜欢。”她冲卡卡西眨眨眼,意味着一天的旅途结束后这位客人可以敞开心与她闲聊。她会是最好的倾听者。


 


卡卡西笑笑,慢慢饮酒。


 


周边已经有女人将目光流连在这个年轻英俊的银发男人身上,她们为他那种慵懒又散漫的气质所折服,想要和他畅饮一杯自然是很正常的。当然,如果她们能忽略男人身边两个小鬼头的话。


 


“你的孩子吗?”


 


老板娘指间不知何时夹了一只烟,她又扫过鸣人和佐助一眼,不禁笑了,


 


“没有一个像你,应该不是亲生的吧。”


 


察觉到老板娘略显探究的目光,鸣人倒是冲对方眨眨眼,蓝色眸子像是要眨出小星星。他又凑到佐助耳边嘿嘿笑了:“感觉我们破坏了卡卡西老师的好事耶。”


 


“哈,这小子以后肯定是个拈花惹草的坏主儿。”老板娘对鸣人下了定论。


 


卡卡西并不反驳,也偏过脑袋看着两个正说悄悄话的小鬼,调侃地问:“那你看另一个呢?”


 


“另一个嘛,肯定是能够收拾这个金毛坏主儿的……更坏的主儿。”老板娘突然哼笑一声,她知道佐助正为她的说法而不满,可佐助远比她见过的同龄小孩冷静,甚至没有一秒,那种不悦的情绪已经被他掩去。他连看也懒得看她一眼,不像小金毛还会对她眨眨眼。


 


“所以我才说,”鸣人继续对着佐助叽里呱啦,“卡卡西老师带着我们来这种地方,艳遇什么的肯定会泡汤的——看到没,那些女人都以为他是已婚男人,而且还是带了两个电灯泡的已婚男人呢!”


 


“你很了解这些啊,吊车尾的。”


 


“那是当然!连这种事情都不知道,鸣人大爷要怎么……”


 


佐助并不是夸赞的语气,鸣人却得意地翘起了尾巴,他甚至故意解开衣领前的两颗纽扣,好像把一杯果汁喝出酒的味道,和正往这边投来媚眼的小姐姐们眨眨眼,秋波一来一往,全然忘记自己只是一个小豆芽的事实。


 


已经有女郎开始讨论那个银发男人身边的小金毛以后肯定是个不得了的苗子,从而推测出能够教出这种孩子的银发男人估计也不是什么正经好男人。


 


“鸣人,你这样会引来怪叔叔和怪阿姨的。”


 


“才不会呢,师酱你就是羡慕嫉妒恨吧。”


 


“师酱只是觉得很为难啊,你看,你们两个在这儿,弄得师酱都没法和美女们好好聊天呢。”


 


卡卡西无奈地笑了,鸣人哼了一声,跳下高脚凳,朝佐助伸出手:“佐助,我们去外面玩吧我说!现在外面看起来超级热闹!”


 


佐助也不太想留在这里看这些花花绿绿的舞女,喝完最后一口果汁就跟着跳下凳子。


 


看着两个孩子手牵手往外溜了,卡卡西嘱咐:“别走太远,一会儿我会出来找你们的。”


 


“师酱别来打扰我们的二人世界啦!”


 


“还真有活力呢。”老板娘感叹。


 


“偶尔也让人头疼。”卡卡西抽出一支烟往嘴里放,似乎鸣人和佐助一离开,他的眼神就稍微有所变化。他摸出钱包,从钱包里抽出一张照片,一面点烟,小小的火星在他嘴下变得异常夺目,而那张照片也被扔在了老板娘的眼皮子下。


 


“见过这个人吗?”


 


“你是来找人的?”老板娘吐出烟雾,颇有兴致地看着烟雾后那双慵懒的双眼,“我这家旅馆开了十六年,每天来来往往那么多客人,我可记不了。”


 


“条件。”卡卡西不喜欢废话。


 


老板娘也看出了这点,但仅是笑着摇头:“我说了,我记不住。”


 


“是吗,”卡卡西并不恼怒她的态度,只点点头,“那就等哪天有个能让你记起来的人来问吧。希望那个时候我们还能见面。”


 


“什么意思?”老板娘突然按住他正要收回照片的手。卡卡西只冲她眨眨眼,“字面意思。”


 


“……”


 


“我能理解你的谨慎,不过,我看起来像一个坏主儿吗?”


 


“像。而且比刚才的小金毛还坏。”老板娘眯了眯眼,与卡卡西对视几秒她终于起身,绕过酒橱往里走,“跟我来。”


 


“好多人在跳舞!”


 


鸣人拉着佐助钻进火把堆成的圈内,混入姑娘们充满异域风情的长裙底下。毛胡子大叔的风笛声中,一只小绵羊蹦蹦跳跳地逗着游客们的欢心,看得开心的人会扔几张纸币,或者和那只小羊合影,大叔点头笑着道谢。


 


“这只绵羊肯定有被训练过!”鸣人摸着下巴一脸意味深长地说,“我们也去和它合影吧!”他突然做出决定,注意到旁边还有个大辫子姑娘在卖颜料。那姑娘很细心地在将颜料抹在客人脸上,抹出艳丽的花纹,她突然抬头,朝鸣人露出一个明媚的笑。


 


鸣人看着涂抹完毕的客人,眼睛闪闪发光:“看起来好帅气啊我说!”


 


佐助偏过脑袋,果断地否决:“不要。看起来好蠢。”


 


“哪有好蠢啊我说,明明很帅气嘛。”


 


“我是说和那只羊合影。”


 


“诶嘿?佐助小时候明明超级喜欢这种软绵绵的小动物来着,连帕克那种丑丑的狗都不会放过,一抱就抱上好几天呢——嗷!”脚丫子突然被人狠狠一踩,鸣人痛得龇牙咧嘴,抬头只迎上佐助恶狠狠的眼睛。


 


“干嘛!”他立马委屈兮兮地哀嚎,“哼,你不去我自己去,到时候你可别羡慕!”


 


“真是的,干嘛要理你这种超级别扭的家伙!”鸣人又抱怨,转眼奔向买颜料的姑娘,脸上的委屈立马换上兴奋的光彩:“姐姐!帮我画一个最威风的样子我说!”


 


“好~”


 


这个白痴。大概是鸣人转头就对陌生人露出了过于灿烂的笑容,佐助有些不悦,板着脸一个人站在来来往往的人群里。他小小的个子很快被人群淹没,慢慢的就看不到鸣人了。他忽然扭过头,和那只在他看来格外愚蠢的绵羊对上了眼。


 


“咩~”


 


“……”


 


“咩~~”


 


这软软的声音令宇智波的小脸上噗的冒出两朵红团,尽管他仍然一本正经地鼓着脸颊,像是和那绵羊较劲。这个时候他倒是想起那些年曾被他反复蹂躏过的某些软绵绵生物了——比如卡卡西的老狗帕克,比如那一篮子的小黄鸡和一只特别的小黑鸡,还比如……


 


“咩咩!”绵羊突然冲过来,迈着欢快的蹄子。


 


佐助一惊,才发现绵羊后面还有一个黑影。那张稚嫩的小脸上画满花纹,掩盖住原本的六根猫须,黑影躲在绵羊屁股后一起冲过来,绵羊其实是被追得紧张才胡乱跑开的。佐助正要躲开,但被黑影迅速扑过来抱住,那只绵羊正好也被压在两人中间。


 


“咩!”


 


“哈哈!”鸣人发出开心的笑声。


 


“你是白痴吗?!”佐助推着那颗和羊脑袋一起压过来的金毛脑袋。


 


“你看,这只小羊超级想和佐助合影我说!咩咩咩不停地追着佐助呢!”鸣人开心地咩咩两声,佐助耳根一热,顿时有了糊他一巴掌的冲动。


 


“三个月前他把这些雕像寄放在我这里,付了钱就走了,说是到了时间就会有人来运走。”老板娘拉开铁门,“到了。”


 


穿过狭长阴暗的地下道,映入眼帘的地下室并非想象中的潮湿晦暗,反而是令人震惊的精致宏伟。


 


不,这已经不能称之为地下室了,只能说通过地下道来到了另一个地方。卡卡西环视着两侧盘旋如蛇的青铜长梯,视线最后落到正前方巨大的潘多拉女神雕像,以及雕像两侧一些白色的小雕塑。九个巨型圆柱撑着这个高大的建筑物,金色的灯光从穹端散落,朦胧鲜明得像烈火在燃烧,然而地板又是冰凉漆黑的,甚至可以清晰地倒映出人的脸部轮廓。


 


“这里曾经是一个教堂,后来被一个商人承包租用为舞厅。”老板娘点起一支烟,扫视过空旷的四周,“舞厅荒废后我们就租了这个地盘,偶尔可以做仓库用。”


 


“仓库?”卡卡西瞄过巨大圆柱下的一些木制酒箱。


 


“因为这里比较适合藏酒嘛。”


 


“这里只能通过那个地下道进来吗?”


 


老板娘点点头,这时吹灭手中的烛台,“你要找什么就找吧,”她朝光线明亮的前方抬了抬下巴,“反正我当初答应帮他照看这些雕像时就感觉怪怪的……早晚会出事,还真让我给猜中了。这家伙不会真是什么危险分子吧?”


 


“你既然感觉到了危险,为什么还要答应帮他保管这些雕像?”这个地方太大了,卡卡西走近那些小雕像,脚步落在地板上,他全程都听着脚步模糊的回音。


 


“我这里经常帮客人保管东西,赚点小钱而已。”老板娘风轻云淡地说,“就算被查出什么,我也不是故意的。不知者不罪。”


 


卡卡西不再说话了。他慢慢扫视这些赤裸的金铜色希腊女神雕像,最后停在唯一一个用蓝宝石镶嵌了眼睛的女神雕像面前。西方神话中的女神赫拉……卡卡西暂时找不出这个雕像和其他雕像的差别,除了那双异常夺目的蓝宝石眼睛。


 


但这两颗蓝宝石,也已经足够说明一切。


 


他伸手,正想敲打雕像腹部的位置,身后却突然传来沉重的“哐!”的声响——


 


铁门下落了。


 


“该怎么说呢。”女人站在铁门外,将烟慢慢放入鲜红的唇里,“警惕性倒是意外地令人失望啊,长官。”


 


她吐出烟圈,风情十足地瞥过卡卡西。


 


卡卡西立起身子,目光掠过两侧长梯上出现的人,有人影已经如同鬼魅迅速地闪了下来。原来如此……他眯起眼睛,盯着铁门后的女人。原来从一开始就计划把自己引到这个地方啊,看来这女人和那群盗窃犯也是同伙了。而且,这里应该是他们的藏赃据点之一。


 


见卡卡西不说话,女人冷哼一声,刚刚还在酒吧里的酒保这时出现在她身后,又意味深长地瞄了卡卡西一眼。


 


女人只吩咐道:“通知我们的眼线,看到那两个小鬼就立刻将他们送过来。”她又瞥卡卡西一眼,“大人失踪了,小孩子会闹的,不能让他们捅出乱子。”


 


“那,怎么处理?”


 


“西区地下教堂最近不是要举行‘净化’仪式么,正好,那个黑头发的小鬼应该很合那些老变态的口味,把他们俩都送过去,分开找人……最好直接送进海外人手里,永远别回来了。”


 


她说着转身离开,酒保立刻跟上。


 


第二层铁门彻底合上了,澄明昏黄的灯光映着卡卡西稍微冷下来的脸色。一个黑影迅猛袭来,他偏身避开、随即一个侧摔直接将人掀飞,同时取出手枪——


 


嘭、嘭、嘭——!


 


连续三枪,穹顶的水晶灯突然坠落,砸在地板上发出刺耳的轰鸣。


 


大厅一瞬失去光源,变得昏暗,人的肉眼只能借着雕塑本身的淡薄冷光看清一点大厅轮廓。还有三个杀手潜藏在附近,卡卡西不动声色地闪身在雕像后,地面已经躺了一个人,是刚刚那个被他打晕的杀手。


 


但刚刚他只开了两枪,目标是瞄准水晶灯。


 


对方的杀手还开了一枪——卡卡西转了视线,这时瞥到旁边雕像腹上十分明显的一个枪眼,以及以枪眼为中心朝四面八方延开的裂缝。这在他的意料之中,这些雕像都是镂空的,雕像内部才是盗窃物品真正的藏身之处,而那些装饰在雕像表面的珍罕东西——比如那对蓝宝石,只是为了转移人的注意力而已。


 


“那个那个!”


 


鸣人双手环着佐助肩膀,一直嚷嚷要那个青蛙钱包。


 


“笨蛋!别压着我、这样容易射偏——”佐助打开他的手,随即瞄准那个青蛙钱包,皱起的眉头也慢慢平缓下来。鸣人又是紧张又是期待,蓝眼睛闪闪发光地盯着青蛙钱包,倒是旁边的老板气得吹胡子瞪眼。不说这两个小鬼在他这里拿了多少奖品,偏偏这游戏规矩就是使用店家提供的射击枪,只要射中了什么就可以带走什么,没有射中才需要反交给店家射击小费。现在老板瞪着这个百发百中、快把他整个店面都给卷空的黑发小鬼,有些气不打一处来,却又找不到可以教训一个小孩子的理由。


 


绵羊组那边抹颜料的姑娘似乎刚刚接了一个电话,这时站起身,放了手机就朝这边过来了。老板顿时心花怒放,看着年轻姑娘丰满的身体曲线挪不开眼。


 


不过姑娘好像是冲他的两个小客人来的。


 


“太棒了我说!”鸣人激动得一把抱住佐助脖子,那个青蛙钱包现在归他了。他忍不住催促老板:“大叔!快给我们拿奖品啊我说!”


 


“哼,急什么,臭小鬼。”


 


啪——一双手猝不及防分别按住佐助和鸣人的肩膀。


 


“谁啊你!”鸣人人都没有看清就跳起来嚷嚷,佐助这时回头,和鸣人都是一愣。


 


青年俊美的面孔似乎在这七年间没有丝毫磨损,反而更加精致了。他立在店铺前的霓虹灯下,酒红的眸子折射着霓虹灯光,他平静地看着两个孩子,脸上虽然没有笑容,但眼神显然不是以往的冷淡,而是多了一份温和与深沉:


 


“佐助,鸣人,你们长大了。”








tbc.

评论

热度(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