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意

【鸣佐+面】七代目的教子法则

白川:

生子注意。


OOC,雷,恶搞文请不要当真,如有任何不适,请点X。


希望大家看得开心~给大家比心❤


以及提前祝大家国庆中秋快乐!话说今年的月饼都好好吃啊!口味超多,完爆之前的五仁枣泥莲蓉!从此中秋也从“就当没这个节”变成了“每逢佳节胖三斤”了吗!!总之祝大家吃好喝好睡好!要胖一起胖!


 


正文:




接到班主任电话的时候,七代目火影漩涡鸣人正在准备下一年的预算会议。


班主任的语气严肃,说漩涡面码在学校和别的孩子打架,让他过来领人,回去好好批评教育。对于这个电话,七代目感觉颇有些懵逼。所谓知子莫若父,鸣人自诩对面码还是很了解的。漩涡面码其实是个挺让人省心的孩子,有他这个年龄段男孩应有的活泼和好奇,但从未做过什么出格的举动——至少和他这个七代目小时候比起来,面码可以说是相当听话了。这主要归功于佐助教育的好,小时候面码淘气闯祸,那写轮眼一瞪,也不知道面码看见了什么,马上乖乖低头认错。


再加上面码随佐助,在忍者学校成绩十分优秀,颇受女同学欢迎,一直是老师眼中的优秀学生代表。班主任打电话请家长,这还是第一次。


 


将会议教给鹿丸,七代目匆匆赶到忍者学校,大老远就看见校门处,自家9岁的儿子,站在班主任面前,吸溜着鼻涕,高仰着头,那副“打死老子也不认错”的表情,一瞬间让七代目以为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只是那小小的手指,搅动着衣角的不安,揭示出了孩子内心的不安。而班主任则抱着手,一脸无奈地看着面前的孩子。


——小孩子真是好懂啊,自认为能做到“内心慌乱如麻,表面稳如老狗”,但内心的慌张早已被大人一眼识破。想当年,伊鲁卡老师面对自己时,大概也是这幅表情吧。


七代目拉着面码,点头哈腰地对班主任赔不是,说是自己这个父亲疏于管教了。


班主任叹了口气,“他们这个年纪的男孩子,上得又是忍者学校,打架也算稀松平常的事情。但是面对同学,用写轮眼就不好了吧。”


“写轮眼?”七代目一愣,他看了看面码,“什么时候开眼的,我怎么不知道?”


黑发的男孩不做回应,只是倔强地扭过脸,随着他吸鼻子的动作,脸上的猫须还在有节奏的颤动。


七代目只得叹了口气,一边对班主任承诺:“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育他。”一边伸出大手,将孩子黑色的炸毛揉得更乱。


 


回到家,七代目坐在沙发上,把面码拉到身边,努力摆出一副父亲的威严:“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面码低着头,回到了自己的地盘,面对亲爹,他的防备似乎卸下了一些,不似在学校里时那样视死如归。但他依旧倔强地不肯说话,黑色的大眼睛里隐约有泪光闪烁。


七代目清了清嗓子,吓唬他说:“你不说,我可就告诉佐助啦!”


“你别告诉佐助!”面码抬起了头,一脸委屈。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和同学打架?”


面码咬住了嘴唇,过了一会儿才小声说着:“……佐助不是叛忍……”


“什么?”七代目愣了一下,“佐助当然不是叛忍……”


“他非说佐助是S级叛忍!”面码一激动,大眼睛里又闪出了一勾玉,“他还说大蛇丸阿姨是坏人!佐助当年跟着大蛇丸阿姨报社,要毁掉木叶!”


“太过分了!”鸣人怒发冲冠,拍案而起,比面码还激动,“大蛇丸确实是坏人没错……但他不能这么说佐助!”


身体里本来昏昏欲睡的九喇嘛吓了一跳,狐狸瞪大了眼睛,“妈呀,佐助又出事了?!”


没理会九喇嘛的疑问,鸣人拉起面码:“到底是谁说的?哪个班的?还想不想在木叶混了?!走!咱们找他去!”


“好!”有了亲爹撑腰,刚才还委屈得小媳妇一样的面码,立刻扬眉吐气,“鸣人,我们走!”


父子俩雄赳赳气昂昂地往外走,刚走到玄关,忽然有人拉住了他们的胳膊。


两人齐刷刷回过头,佐助那张容姿端丽的脸就出现在他们面前。


“干什么去?”佐助问,他刚从厨房出来,带着饭香,身上还系着印有番茄图案的围裙,“饭做好了,先吃饭。”


一秒风平浪静。


父子俩所有的愤怒和不甘都在这句“先吃饭”中平息了下来。尤其是鸣人,嘴巴笑得都快咧到耳根了,刚才的剑拔弩张就好像一场幻觉。


“佐助说得对,吃饭重要。”鸣人赶紧点头附和。


“今天吃什么?”面码的眼里也闪出了小星星。


“番茄拉面。”


“太好了!”面码的反应就像个极其普通的9岁孩子,在听到晚餐吃自己最喜欢的食物时,开心得跳了起来,之前的倔强也早已烟消云散。


连九喇嘛都看不下去了,吐槽道:“这绝对是你亲生的,没跑了。”


“那当然了,”鸣人很是不屑,“面码当然是我和佐助亲生的,干嘛现在才说。你看面码长得像我,性格像佐助,继承了我们两个当年忍校top1优等生的优点,在学校多受欢迎啊!”


狐狸不知道该从何处开始吐槽,只得默默低下了头。


 


暖呼呼的番茄拉面吃下肚,七代目也冷静了下来。


自己也老大不小了,还是木叶的七代目火影,也该有所改变,不能再像个愣头青那样,因为别人说一句佐助不好就爆尾,影响多不好。面码还小,遇事难免激动,想当年自己因为佩恩袭村差点丧失理智,也是自己的亲爹出来,一番敦敦教诲,才让自己学会了“大人冷静的出事法则。”


所以,当面码拉着他的衣角,在暗处悄悄指着那个说佐助坏话的孩子:“鸣人!就是他!就是他说佐助是叛忍!”的时候,他只是拍了拍面码的肩膀。


“听着,面码,”鸣人蹲下身,直视着面码的眼睛,开始了他的教导,“暴力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只能让仇恨更加深刻,互相伤害没有好结果,我们应该互相理解,让对方了解到佐助的好。”


“那要怎么做呢?”面码问。


“爸爸给你做个示范,好好学着吧。”


 


那一年忍者学校的期末考试,全程由七代目亲自出题,笔试是论诉题:“请简述宇智波一族对木叶发展做出的贡献,以及宇智波佐助对木叶的重要意义。(50分)”


这就算了,就连实战部分也是由七代目亲自上场,据说面码所在的班级,有一个超级倒霉的学生,直接对战七代目,并被他嘴遁了三个小时,内容大抵是“佐助他是个超好的人啊!你们不喜欢佐助的,一定是不知道佐助究竟有多好,你听着,我从头跟你说啊,他七岁的时候……”


真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九喇嘛对七代目这种行为意思意思表示了一下谴责:“多大的人了,犯得着跟小朋友认真么?”


“你不懂,”七代目十分严肃,“教育,就得从娃娃抓起。”


“得了,其他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重视教育,不就是说了佐助一句坏话,至于么?”


“其他是其他,佐助是佐助,那不一样。”鸣人略一沉吟,道,“我所尊敬的初代目曾经说过,他可以放下世界,却从未放下过宇智波;这世间除了宇智波,哪一件不是闲事……”


“柱间才没说过好吗!”


 


鸣人走到火影办公室的窗前,望向忍者学校的方向,面露微笑。这些年来,他确实改变了很多,处事不再毛躁,说话也圆滑了许多,这从鹿丸的炸毛频率从之前的一天五次,缩减到了现在的五天一次就可以看出来。但是内核的部分,他却从未改过。


佐助是他最重要的家人,是他的梦想和憧憬,他一生的执着。他绝不会让别人伤害到佐助,即使是小孩子无关紧要的流言蜚语,都不行。只有这一点,他绝不会让步。


话说,有这样冷静处理事务,最终圆满解决问题的父亲来以身作则,面码应该也能从一个听到别人说佐助坏话就开眼的冲动少年,成长为一个出色的大人吧。


就像当年父亲教导我的时候一样,七代目这样想着。


 


Fin.


 





评论

热度(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