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意

七代目火影的朋友理论(part1~3)(鸣佐)

白川:

存文。


鸣佐。不管你看到什么,他真的是鸣佐。




Part 1


漩涡鸣人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正身处音忍村大蛇丸老巢的入口。


一时间颇有些感慨,记得自己上次来到这里的时候还是个满腔热血的毛头小伙子,抱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悲壮心态,即使打断对方手脚也要带着佐助回村。而今,他早已是众望所归的木叶七代目火影,而他的佐助,他最好的朋友,他的兄弟,作为暗部的部长,会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


嘛,虽然记不得自己究竟是怎么来的了,不过经历了四战的历练,想来目前忍界也没几个人能拿他怎么样,所以即使有什么陷阱也无所谓,自己也不怎么紧张,反正兵来将挡呗。


 


不过,和之前来找佐助回村,蛇窟入口阴森森空无一人时不同,此时,大蛇丸门口张灯结彩人山人海,每个人脸上还都洋溢着祝福的笑容。


仔细一看熟人还不少。


 


“让一下,让一下。”漩涡鸣人废了挺大劲儿才扒拉开门口看热闹的围观群众,期间他也不是没有注意过大家看他的眼神都带着些怜悯和同情,直到他挤进蛇窟,看到宽广明亮的大厅中,一个巨大的红色横幅高高挂起,上面赫然写着:


“祝贺!大蛇丸(新郎)与宇智波佐助(新娘)结婚典礼!”


 


漩涡鸣人一个激动就想爆尾,方才的释然与悠哉一去不复返,他现在只想骂人,这他妈的都是怎么回事?!


 


“感谢大家来参加我和佐助的结婚典礼。”粘腻中又带着些嘶哑的声音响起,漩涡鸣人定睛一看,蛇窟大厅被布置成了舞台的样子,舞台上身着黑色西服的大蛇丸笑的诡异,而他身边,羞答答地挽着大蛇丸手臂的,赫然是一袭白色婚纱的佐助!


卧槽!那不是我的佐助吗!漩涡鸣人简直要拍案而起,大蛇丸你个不要脸的,怎么老抢别人的朋友!


 


“其实我和佐助是奉子成婚。”


七代目火影漩涡鸣人还没来得及表达自己的不满,大蛇丸一个重磅炸弹又让他乖乖闭上了嘴。他觉得自己的耳朵大概是坏掉了。


 


“请大家看这里。”


大蛇丸说着微微侧开身体,让大家看到,舞台中央,铺着红丝绒镶金边桌布的桌子上,赫然放着一个水晶箱子,里面是一个白色的蛋。


 


“这是我们爱的结晶。”大蛇丸说道,而挽着大蛇丸胳膊的佐助居然没有反驳。


“名字都想好了,因为是三月份生出来的蛋,所以就叫三月。”大蛇丸顿了一下,补充道,“大概下个月就能孵出来了。”


 


围观群众们开始起哄,鸣人看到佐助羞红了脸。


等下,三月份生出来的蛋……现在是五月份,那不都是两个月以前的事情了吗!佐助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其实,佐助肚子里现在也怀着我的蛋。不对,是我们的蛋。”大蛇丸看着佐助,而佐助则低垂下了眉眼,脸上一片绯色,因为只有一只手,他不得不放开挽着大蛇丸手臂的手,充满爱怜的抚摸了下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


 


“我们打算生一个日历本。”大蛇丸温柔地凝视着佐助,“之后,不光三月,七月,八月,九月,也都会出生。”


“之后的漫长人生,会有佐助和我们的日历陪我一起度过。”


我说你他妈的把我的佐助当什么了!


 


“不行!我绝对不同意!”鸣人刚想往前冲,忽然感觉有人拉住了他的胳膊。


他回过头,是他的初恋女神春野樱。


不知是因为失恋受了打击,还是为心爱的人终于找到了归宿而开心,粉色头发的女孩眼睛红肿,似乎才刚刚哭过。


“鸣人,你不是佐助的好朋友吗?”


“是啊,怎么了?”


“既然是朋友,不应该支持佐助做的决定吗!嫁给大蛇丸,是佐助的愿望吧。”小樱说着吸了一下鼻子,“你看佐助的表情,多么幸福。”


鸣人一怔,他扭头看向佐助,对方的脸上确实没有并没有任何一丝被胁迫的模样。


不仅如此,那表情,似乎比和自己相处时还要愉快些。


 


“好了,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大厅里,司仪药师兜微笑着说道。


这尼玛也省略太多步骤了吧我说!!


 


大蛇丸的脸渐渐靠近了佐助的脸。佐助乖顺的闭上眼,从鸣人的角度来看,可以看到佐助小扇子一样的睫毛在轻轻颤抖,他的脸色绯红,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就算佐助愿意我也绝对不同意!我打断他的手脚也要把他带回去!!绝对不让他嫁给你这混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鸣人一下就从床上蹦了下来。


 


身体里的九尾都吓了一跳,颇为不满的抱怨,“你睡觉都不能安分点么!”


然而漩涡鸣人根本就没有回嘴的余力了。


 


心脏咚咚咚咚跳的厉害,仿佛要挣开胸腔的束缚跳到身体外面,他明白那是刚才梦中愤怒的余韵。还好醒的及时,不然要是真看到大蛇丸亲吻佐助,不管是梦境还是现实,不管佐助是心甘情愿还是被迫受辱,他都非得气出心脏病来不可。


 


他在床边安静地坐了一会儿,等心脏渐渐平静,等呼吸慢慢放缓。然后他深吸了一口气。这里是火影办公室边上的休息室。他偶尔工作太忙,就会在这里留宿。或是像现在这样,大中午的来这里睡会儿午觉偷会儿懒。


 


火影办公室内,大名鼎鼎的辅佐官奈良鹿丸正心不甘情不愿地整理资料。鹿丸眼角余光撇到鸣人走出休息室,本来还想说他又不好好工作就知道偷懒,但是当他抬起头,看到自家七代目脸上的表情,自己想吐的槽又被生生憋了回去。


卧槽,这是什么表情,太可怕了吧!讲真,当年佩恩来屠村都没见过他脸上有过这幅表情。


 


“佐助,在哪里。”漩涡鸣人开口了,声音意外的低沉,带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焦虑与愤怒。


“好像说有点技术上的问题,去找大蛇……”


“丸”字还没出口,火影办公室里已然没了七代目的影子。


 


鹿丸有点不明所以的摸了摸头。他刚才真的是很紧张,毕竟,自四战以后,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漩涡鸣人像这样从身体到精神都全副武装的样子了。


 


另一边漩涡鸣人疯了一样往蛇窝赶。他能听到耳边凛冽的风声,似乎有树枝划过了他的皮肤,而他浑然不觉。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焦虑了。


无论如何,绝对不能让佐助嫁给大蛇丸!


 


然而等自己风尘仆仆赶到蛇窝的时候,他看到自家暗部部长十分悠闲地从大蛇丸门口出来,而自己视作眼中钉肉中刺的大蛇丸跟在他身后。佐助对大蛇丸说了些什么,然后大蛇丸安慰他似的将手让在佐助的肩膀上。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佐助居然没有打开那只手!


居然没有!


自己的手都被他打开过不知道多少次了,他就放任大蛇丸这么勾肩搭背!这尼玛能忍?


 


身体总比思想先行动的漩涡鸣人一个尾兽玉就打过去了。


然而万万没有想到,挡开尾兽玉的竟然是草薙剑。


 


宇智波佐助挡在大蛇丸的前面,脸上满是怒色,“漩涡鸣人你发什么疯!”


连“笨蛋吊车尾”的爱称都省略了,直接连名带姓的叫,说明宇智波佐助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面对自家暗部大大的怒火,漩涡鸣人无比的决绝,“佐助!我绝对不会让你嫁给大蛇丸!”


“谁要嫁给大蛇丸了!你是不是有病!”


“我不管!打断手脚我都要把你带回去!”


“有本事就来啊!”


“螺旋丸!”


“千鸟!”


看到眼前打的火热的两个人,感觉自己无辜躺枪的大蛇丸幽幽叹了口气,“唉,年轻人。”


 


四个小时后。


精疲力尽的两人并肩仰躺在草地上,他们从下午打到了晚上,漩涡鸣人扭过头还能看见柔和的月光洒在好朋友的脸上,使得对方棱角分明的脸孔也莫名温柔了起来。


“佐助。”


“嗯。”


“我下午又没干活,回去鹿丸又得说我。”


“活该。”


“佐助。”


“嗯。”


“你不要嫁给大蛇丸。”


“我为什么要嫁给大蛇丸?你纠结了一下午究竟是怎么回事?”


“总之你不能嫁给他。”


“…………”


“他人品不好。”


“你不能这么说,他好歹也是被招安的科学家,现在在木叶也很有地位。”


“那也不行……他有黑历史。”


“我也有。”


“…………反正你不能嫁给大蛇丸,我绝对不同意。”


“呵”佐助轻笑出声,“你有什么资格不同意。”


“我们不是朋友吗!作为朋友,我绝对不同意你嫁给这种阴阳怪气的人!而且他年纪比你大!他配不上你!”


“作为朋友?”佐助挑眉。


“作为朋友!”回答坚定掷地有声。


经过一阵尴尬的沉默,最终佐助放弃地叹了口气。


“好吧。”他说,“我不会嫁给大蛇丸。”


太好了。


漩涡鸣人这么想着,长长地舒了口气。他觉得今晚自己能睡个踏实觉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too young too naive。


 


Part 2


漩涡鸣人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砂忍村。


砂忍村这几年来绿化搞得不错,总算不再是稍微一刮风就是沙尘暴的气候了。漩涡鸣人有点懵逼,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但是,当他环顾四周,发现整个村子一片喜气洋洋,大家脸上都带着幸福的笑容时,一股不详的预感就涌上了心头。


 


他有点担心地抬起头,果然,在村中央的露天讲台上,一袭传统日式和服的我爱罗正端坐在讲台中央,一脸的严肃,而在他身边的,则是身着白无垢的自家好友:宇智波佐助君。


漩涡鸣人一瞬间觉得自己特别委屈。


那啥,我爱罗!咱们不是同伴吗!同伴的朋友不可抢这个道理你不懂吗!


 


“感谢大家来参加我和佐助的婚礼。”我爱罗严肃地开口了,“其实我和佐助算是一见钟情。记得第一次和佐助见面,是在木叶举办的中忍考试中,当时我就对佐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当然,佐助也是,一眼就看中了我。”


“当时,我们的CP就一直被大家所祝福,就连我们的比赛,都是最受瞩目的一场。”


等等,哪里不对……漩涡鸣人想要反驳,但又觉得对方说的在理,明明满是槽点的对白,自己竟然找不到吐槽的切入点。


 


“虽然,我们的比赛因为突发事件而终止了,非常遗憾。”我爱罗继续说道,“但自那以后,我们就经常联系,今天终于也走到了这一步。”


“中止的原因不就是你嘛我说!”终于找到了切入点的漩涡鸣人大声反驳道,然而重点似乎有点跑偏。


 


“等一下!我不能同意!”漩涡鸣人刚想上台打断这场在他看来莫名其妙的婚礼,却感觉自己被什么人拉住了。


一扭头,他看到宇智波鼬在他背后笑的深沉。


“你对我爱罗有什么不满吗?”鼬问道。


“这倒没有……”


“我爱罗身家清白,深受人民爱戴,和佐助年龄相仿,还是风影,我弟弟嫁给他,也算找到自己的幸福了吧。”鼬直视着鸣人的眼睛,“你不是说,比起我,你更把佐助当兄弟吗?自己的兄弟找了个好人家,你难道不应该祝福他吗?”


“比起风影,还是我这个火影更好吧我说!而且鼬哥你不是把佐助托付给我了吗!你怎么不站在我这边啊我说!”


“你不是把我弟弟当朋友?”


“对啊!佐助是我一生的好朋友!”


“鸣人,朋友之间是不能结婚的。”鼬叹了口气,摇摇头,“当初是我看走眼了,明明比起你,还是风影更开窍……”


“鼬哥你不能这样!鼬哥你信我啊!”


 


正当鸣人气急败坏的跟鼬叫嚣的时候,司仪手鞠开口了,“下面请新郎新娘交换信物。”


然后鸣人就看见他的佐助一把就把写轮眼扣出来递给了我爱罗。


 


“住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鸣人一下子就坐了起来。


 


梦中的景象血淋淋的太过于真实,不过好在有了第一次大蛇丸的经验,自己那小心脏并没有收到太大的冲击。等情绪缓和以后,他扶着墙走出了火影休息室,看到他的辅佐官一如既往地臭着脸给他收拾着烂摊子,开口问道,“佐助呢?”


“啧。”鹿丸不满地咂了一下嘴,“刚去砂忍村了,说要给风影送一个叛忍的资料。”


“这点事要他亲自出马吗!”漩涡鸣人皱眉,“明显有问题!鹿丸,这里交给你,我去追回佐助!”


然后七代目火影大人脚下带风的就走了,留下鹿丸一个人目瞪口呆.jpg。佐助之前游历各国,和各个影关系也都不错,亲自去送个资料怎么了?现在的人啊,连偷懒都要找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真是麻烦死了。


 


佐助和我爱罗的关系确实还不错,这点从我爱罗一直把佐助送到砂忍村外就可以看出。


“你也挺忙的,就别送了。”


“好吧,那你一路顺风。”我爱罗说着伸出了右手,想和佐助握手告别。


佐助也伸出了手。


然而就在双方指尖即将接触的时候,鸣人忽然蹿了出来,横在了两人之间。


 


看着鸣人满头大汗气喘吁吁,我爱罗特别体贴的问了句,“鸣人,你怎么了?”


“我爱罗你不仗义啊!”好心好意关心对方,结果没头没脸就被丢了句这样的话。


“佐助。”


“干嘛?”


“你不能嫁给我爱罗啊!”


然后我爱罗就眼看着千鸟照着鸣人的脸上直直地糊了上去。


还挺好看的。


 


“我为什么不能嫁给我爱罗?”


佐助用千鸟把鸣人一把轰出去好几米,之后又迅速跟了上去,在鸣人刚要起来的时候,一脚踩在了鸣人胸口上。


鸣人倒也不生气。


“我想了想,你好歹也是暗部部长,火影的贴身护卫,你要是嫁到了砂忍村那么远的地方,我怎么办?”


“也没那么远,你这不半天就赶过来了?而且你那么强,怎么,没有我就不行了?”


“不行。”鸣人又补充道,“而且虽然我相信我爱罗的为人,但万一砂忍村里有别人觊觎你的眼睛,对你出手,我又离你那么远……”


“我不需要你保护。”


“我知道我知道。”鸣人赶紧说,“你看,咱俩是一生的朋友啊!好朋友就是应该在一起啊!我就是不想你嫁那么远嘛!作为朋友,我可不能同意你嫁到砂忍村!”


“…………作为朋友?”


“作为朋友!”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鸣人觉得自己说出这句话后,佐助踏在自己胸口的脚瞬间加大了力度。


“疼疼疼疼疼……佐助,脚下留情啊……”


“……算了。”佐助把脚从鸣人身上拿开,头也不回地走了,只丢下一句话,“放心,我不会嫁给我爱罗。”


“真的吗佐助!”这是瞬间翻身起来追着佐助而去的鸣人。


“烦死了你!”


 


我爱罗饶有兴味地看着渐行渐远的两人,摇了摇头。


这么长时间了居然还没在一起?效率不行啊这两个人。


 


Part3


漩涡鸣人觉得自己最近都不敢睡觉了。


不过今天这个梦看起来,还好?


至少周围的景物看起来都没什么问题,自己确实是在木叶。


不过自己身边这熙熙攘攘的人群是怎么回事?漩涡鸣人皱了皱眉,扒开了身边的围观人群。


然后他就看见自己曾经的同伴佐井,身穿暗部的制服,脸上挂着一成不变的虚伪笑容,“感谢大家来参加我和我的上司:宇智波佐助的婚礼。”在他身边的,自然也是身穿暗部制服的自家部长大人。


…………………………漩涡鸣人觉得自己要疯。


偏偏自己身边的小弟木叶丸还在激动的抹眼泪,“当初为了战胜鸣人大哥用了色诱术.男男之术,没想到竟然一语成籖……”


这都什么鬼!我.绝.对.不.能.同.意!


 


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火影辅佐正一脸“麻烦死了”的表情看着自己,还没开口对方直接说了,“在暗部。”


暗部部长的办公室里,部长佐助正和自己的得力助手佐井做任务交接,抬眼就看见七代目冒冒失失的跑了进来。


 


“怎么?”佐助抱着手,挑衅似的说,“我是不是也不能嫁给佐井?”


漩涡鸣人十分认真地点了点头,“佐井根本不懂爱,你嫁给他不会幸福的。”


“等等我还在这里好吗?”佐井的语气显示他此刻有些不满,“当着我的面说这种话,咱俩到底谁不懂爱?”


“我觉得佐井挺好的。”倒是佐助一脸看热闹的表情,“你不是说我爱罗在砂忍村离得太远吗?佐井就在木叶,而且还在暗部。办公室恋情我觉得也不错。”


“不行不行,你嫁给一个感情缺失的人,绝对不会幸福的!”


鸣人拍着胸脯说,“作为一生的好朋友,我绝对不会让你嫁给一个感情缺失的人!”


“你这么说也太失礼了。”佐井皱着眉,“我也是有好好看书,学习感情表达方法的好吗?而且就我看的那些书中的内容,你的感情表达才有问题吧?”


“我有什么问题?”


“别的不说,你到现在还觉得自己和佐助只是朋友就是最大的问题吧。”


“我们当然是好朋友,怎么了!”


“算了别理他。”佐助拍了拍佐井的肩膀以示安慰,“任务辛苦了,晚上一起去吃个饭吧。”


“吃饭不错!听说一乐拉面最近又出了新口味……”


“没你的事!”佐助毫不客气的打断了聒噪的金毛。


“诶——?!”偏偏对方的表情还十分的委屈,似乎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得罪了至交好友,“为什么啊佐助?话说佐助你不会真的打算要嫁给佐井吧我说!”


 


难得能被自己一向冷峻的上司搂着肩膀鼓励,佐井偏过头看着佐助的脸。他看到自家上司紧咬住自己形状好看嘴唇,眼神里透露出一股恨铁不成钢的不甘心。当然,当时还在“感情表达”这一学科内处于初级阶段的佐井,并不能理解自家上司这个表情,究竟意味着什么。



评论

热度(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