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意

我的朋友不高兴,怎么想都是你们的错(part 5 完结)

白川:

完结啦!非常感谢大家的喜欢和评论!


抱歉这章的肉拉灯啦!最近肾有点虚……


总之感谢喜欢!鞠躬!




前文戳:


01  02  03  04




(5)


至于漩涡鸣人是怎么走进他的至交好友:宇智波佐助的内心世界,这不重要,相信大家也并不关心。不过这里,还是寥寥几笔交待一下好了。


 


当时,漩涡鸣人跟着大蛇丸,一路上七拐八拐,消了两次毒除了三次尘,还换上了白大褂和鞋套,这才进到了大蛇丸的精密仪器室里。


“就是那一台。”大蛇丸指着房间中央,长得像一个大型灯罩的诡异仪器说道,“这抬仪器有两根导线,一根连接到你的身上,另一根连接到宇智波佐助的脑部,你就可以进入他的潜意识,知道他内心深处,最渴望的是什么。”
“你这说了跟没说也没啥区别了,”七代目皱着眉头,颇为不满地摇了摇头,“佐助才不会乖乖让我进入到他的潜意识里呢。”


“我知道,这就是我这个仪器的非凡之处了。”讲到科学,大蛇丸精神立刻为之一振,开始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这台最新仪器,不再需要当事人的配合!只要你拥有含当事人DNA的物品,将该物品连接上导线,一样可以进入当事人丰富的内心世界!这台仪器,是一项跨世纪的发明!是科学进步的里程碑!有了它,就可以同时满足你STK+偷窥的两大欲望,是全忍界变态的希望之星……”


“诶诶诶,你怎么说话呢!”七代目打断了他,拍着自己的胸脯说道,“你这种说法,就好像我是偷窥狂+STK一样。事先说明,我和那种恶心的变态可一点也不一样!我这都是为了了解我的好朋友,了解我们木叶忍村的另一个火影的内心!只有真的了解了佐助,我才能为他排忧解难,让笑容,再一次出现在他的脸上!”


“对,你说的都对。”大蛇丸想反驳,但是考虑到明年的研究经费,他决定这里暂时就不跟鸣人计较了,“含有佐助DNA的物品,如果你没有的话,我这里可以提供佐助用过的浴巾,当然不是免费的……”


“浴巾我才不稀罕,”鸣人高扬着头,十分骄傲地甩出了那块被牙和赤丸嫌弃得不要不要的布,“给!拿去用!佐助穿过的内裤!”——虽然是洗过的。


大蛇丸:“……………………”


漩涡鸣人,我真是看错你了!


大蛇丸开始认真地反思起来,要不要把得意门生宇智波佐助,交托给漩涡鸣人。


 


鸣人连接上导线之后,忽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等眩晕停止,他才发现,自己正站在木叶忍村里,面前是宇智波大宅的正门。


宇智波的大宅,并不似现在这般残破不堪,处处是断壁残垣,也不特别热闹,安宁平静,但生活气息满满。周围有穿着宇智波族服的年轻人,看到他,都微笑着打招呼。他们有的刚刚出任务回来,有的相约一起去比试比试。初老的阿姨们手里拎着集市上买回来的新鲜蔬菜,聚在一起八卦。聊天的内容也非常简单,无非是哪家的姑娘又看上了谁家的小伙儿,或是隔壁点心铺的三色丸子又打了八折。


鸣人的心里忽然感到十分酸楚。


这就是宇智波佐助的内心世界,在他的意识深处,是多么渴望族人都还活着。并不需要真的像“木叶第一大族”那般荣耀,只是简单的生活着,就很好了。


鸣人忍不住想掉泪,他摇摇头,匆匆走入大宅,他记得佐助曾经带他来过这里一次,凭着记忆力,他来到了族长的住宅。宇智波鼬正穿着日常居家的衣服,在门口清扫落叶。看到鸣人,他的脸上也露出了微笑,“七代目,今天回来的这么早。”


“鼬哥?你怎么……”鸣人一惊,但又想到这是佐助的内心世界,那么鼬哥还活着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便临时改口道,“你怎么没去出任务?暗部应该挺忙的吧?”


“七代目,你怎么了?”鼬哥的脸上露出了担心的神色,“不是昨天你给我批的假期,说我最近太辛苦,让我在家休息一周吗?不记得了?是最近太累了吗……”


“没有没有,”鸣人连忙摆手,心里忽然有点小开心,原来在佐助的内心深处,也是希望自己来当火影的。


“佐助还没回来。”鼬低下头,继续扫着落叶,“妈妈已经做好了饭。你既然回来了,就去先休息一下吧。”


鸣人点了点头,刚想走进去,鼬忽然又叫住了他,“昨天晚上没休息好吧?只是提醒你一下,我们家隔音效果不是特别好,还好你们的房间边上是我,如果是爸妈,那就很尴尬了。下回注意吧。”


鸣人表示并不是很明白鼬哥的意思。


他走进家里,富岳正在客厅看着木叶日报,上面写着在七代目的英明领导下,木叶的GDP又上了好几个百分点。美琴刚从厨房里出来,看到鸣人,便让他上楼休息,等佐助回来一起吃饭。


“谢谢美琴阿姨!”


美琴则笑着摸着他的头说,“这孩子,又忘了吧,现在要叫妈。”


“妈……?”鸣人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但他非常的聪明,马上明白了怎么回事,原来,在佐助的内心深处,并不是想和他做朋友。


佐助,是想和他当兄弟啊!


 


过了大约20分钟左右,佐助回来了,鸣人马上迎了上去,他看到佐助把披风和外套挂在玄关,换上拖鞋,他换鞋的时候,微微弯下腰,稍长的头发挡住了脸庞,之后他起身,习惯性将右边的长发别到耳后。


只是一系列家常得不能更家常的动作,却如行云流水般美丽流畅,让鸣人不由得看呆了。


都怪宇智波佐助太漂亮了,他想。


 


趁着他还在发呆的当口,他的好朋友,在路过自己的时候,忽然歪过头,在他左边的脸颊上,轻轻地亲了一口。


“我回来了。”他说。


鸣人过了5秒钟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捂着自己的左脸,发出一声震天的惊叫,“佐助助助助助助!”


“喊什么,吊车尾的,吵死了!”朋友扭过头,皱着眉看着自己,“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不是每天都这样?”


鸣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原来宇智波家的兄弟之间,还有这样的习俗啊!那佐助也会这样吻鼬哥吗?


不知为什么,一想到这里,鸣人心里就觉得有些闷,他拒绝继续想象下去。


嘛,反正,在真实的世界里,鼬哥也不在了,等自己回去,马上就和佐助提出结义兄弟的事,这样佐助就该高兴了吧!


 


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吃过晚饭,美琴妈妈说洗澡水已经烧好了,富岳和鼬哥还在看电视,木叶财经频道里大加赞扬了七代目的治理有方,佐助起身洗澡的时候,附在鸣人耳边,轻轻问他,要不要一起洗?


饶是鸣人也受不了这样巨大的刺激。


什么宇智波家的兄弟,这么大了还一起洗澡吗!!


他红着脸连连摆手说不用啦!佐助的脸上露出了些许不满的神色,“那好吧,我先洗好了回房等你。”


要,要干嘛?!


 


鸣人稀里糊涂地泡完澡,就走进了二楼他和佐助的房间。他进去的时候,佐助只穿着一件浴袍看书,那浴袍的带子还没系好,松松垮垮地搭在腰间。他前胸如白玉般光洁的皮肤,大片的裸露着,甚至可以隐隐约约看到胸前的两点红樱。修长而匀称的腿,非常随意地搭在床边。听到开门声,佐助抬起头,极尽魅惑地对着他勾了勾手指。


鸣人觉得自己的魂都被吸走了,他浑浑噩噩地走向佐助,刚刚走到佐助的身前,就被佐助揪着浴衣的前襟,爽快的来了个深吻。


感觉到佐助的舌头在自己的口腔里舞动,他的舌就好像个淘气的孩子,毫无章法地舔舐着自己的上腔,强迫自己的舌头与他纠缠。对方的动作一点也不温柔,甚至还有些粗暴,这让漩涡鸣人觉得,对方就好像一个在沙漠中遇难的旅行者,经历了多天的干渴,唯一的水分便是自己口腔中的津液。


佐助的右手探入到浴衣之中,顺着自己的胸肌一路向下,灵巧的手指轻轻拨开了自己的内裤,探入那片湿热的金色丛林之中……


等等!


自己的好朋友,不对,是好兄弟,这是要做啥子!!


 


鸣人觉得自己不能这么不明不白地混下去了,他猛地推开了佐助,跳到了一边。


“佐佐佐佐佐助!你你你……你这是要干啥!”一边说着还一边双手护胸。


“哈?事到如今你还说什么!”佐助抹了一把嘴角,擦掉了刚才热吻时两人的唾液,表情很是生气,“我们不是天天做这种事?”


“天……天天都做?!”鸣人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


“你今天真是很奇怪啊!”佐助皱着眉头说道。


“不是……佐助,我,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越说越没底气,到最后“关系”两个字,已经是几不可闻了。


“你在说什么呢!失忆了吗!”佐助道,“我们不是上个月才结婚?”


“结婚?!我们吗!!”鸣人惊到,“我,我们不是好朋友吗?!”


然而佐助并没有生气,他忽然低下头,轻轻地笑了,“我说呢,原来你今天是想玩这种play啊……”


“哪种……play?”鸣人紧张地咽了口口水。


“你不就是想玩假装自己是DT,被好朋友诱惑丧失初夜的play?”佐助歪歪头,漆黑如墨的头发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摆动,轮回眼那一圈一圈的纹路看得鸣人头晕脑胀,“前天不是还让我和你玩来着?早说嘛,可以的哦。”


“不是,等一下……”


“过来,鸣人,”佐助伸直了长腿,他好看的脚趾就指着鸣人已经有了反应的胯下,“别怕,会让你很舒服的……”


“可是……”


不等他反驳,佐助拉着鸣人浴袍的带子,将他扯入了自己的怀抱,两条长腿如同灵活的蛇,缠上了鸣人的腰。佐助附在鸣人的耳边,平时明明清冷到X冷淡的声音,此刻却是非常的魅惑,低沉,沙哑,带着无法熄灭的情欲的火焰,“都交给我吧,我的……朋友。”


 


不知道过了多久,鸣人缓缓睁开眼睛,正对上大蛇丸那一双怜悯的眼眸。


“你醒了?你不知道,刚才在你进入佐助内心世界的时候,你的小弟弟……”


“佐助呢!”他强硬地打断了大蛇丸的话,一把扯开导线,“我要去找佐助!”


“哦,佐助啊,他现在应该醒了,他的房间号是703……”


还没说完,七代目就像一道闪电,跑走了。当然走之前,还不忘收好了佐助的内裤。


“不愧是金色闪光的儿子!”大蛇丸十分佩服。


 


鸣人冲进佐助房间的时候,佐助刚起床,还在换衣服,鸣人一进来,就抓住了佐助还赤裸着的肩膀,“佐助助助助助!”


“吊车尾的?!”佐助一惊,“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是大蛇丸告诉你的?”


这个大蛇丸,也太不靠谱了。


“这都不重要!我说!佐助!”鸣人忽然单膝跪地,“嫁给我吧!佐助!”


你的家人,富岳爸爸美琴妈妈,还有鼬哥,还有你的那些族人,我没有办法还给你,但至少,和我结婚这个愿望,就让我来满足你吧。


“你!”佐助的脸红得像个番茄,过了好久,他才压低了声音,“你说什么胡话?”


“哦……也是,有点快,”鸣人挠挠头,“再说我也没准备戒指……要不你看这样行不,先和我以结婚为前提交往看看?”


“你瞎说什么呢!”佐助怒道,“你不是要娶雏田?”


“不啊!”鸣人一愣,“娶雏田?为什么啊?我又不喜欢她……”


“还撮合我和小樱?”


“撮合谁和谁?!”鸣人瞪大了眼睛,“我图什么啊!”


“那……”


“我是不知道你都听哪里的谁说了什么!但是现在我就在这里啊!有什么问题你直接问我啊!”鸣人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抬着头看着他的……现在还暂时只是挚友,“我喜欢的是你!宇智波佐助!除了你,我谁也不会娶的!你也不能娶别人!”


“怎么我还不能娶别人了?!”佐助又气又笑,“你凭什么管我?”


“你娶了别人,别人不会幸福的!”鸣人忽然大声喊道,“因为你喜欢的,是我啊!”


他知道了。


他什么时候知道的?


佐助想要争辩什么,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想到这些年来自己对这位“朋友”的暗恋,他忽然感到一种没来由的委屈,配合上鸣人如今的告白,一滴眼泪不争气地顺着眼角,滑落了下来。


怎么能这样,男儿有泪不轻弹,佐助想要抹掉自己眼角的泪,忽然被鸣人抓住了手腕。


“佐助!我喜欢你!我要和你交往!答应我吧……”


“吊车尾的,你烦死了……”佐助吸了下鼻子,点点头,算是同意了。


“太好了!”鸣人开心地跳了起来,“诶,佐助,你看看,你高兴得都哭了,快擦擦眼泪……”


鸣人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布,就要往佐助眼角上抹。


“这是什么?”这布……怎么看着这么熟悉?佐助抢过那块布,想要细细研究。


当他看清那块布究竟为何时……


“不是,佐助,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干净的!这个内裤是干净的!!”


“麒麟!”


 


等春野樱和牙赶到大蛇丸的基地的时候,只看到一片废墟,大蛇丸还蹲在门口抹眼泪。


“怎么了这是?”


“我的精密仪器,我的实验成果,我的研究室……”大蛇丸抹了一把脸,“唉,算了,就当我送给学生的陪嫁了……”


“那俩呢?”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告白失败了吧,”大蛇丸看着远处,砂忍村的方向,“佐助忽然就生气了,揍了鸣人一顿,跑了,鸣人追去了……”


“不知道今年之内能不能追回来,”春野樱一脸的担心,“我的医疗经费还没批呢!”


“我明年的研究经费也没批下来呢……”


两个人同时长叹了口气。


 


鸣人的追妻之路,还很漫长。


 


Fin




民那圣诞快乐!!爱你们!

评论

热度(591)

  1. 醋意白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