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意

15岁少年的正确恋爱法(13)

白川:

 小品文。时间线强行吻合,一切只为了搞笑,没有逻辑。


可以当做饭后小甜饼来看,请勿认真。


如果大家看了觉得开心,我就很满足啦~


感谢喜欢和评论!!




前文链接: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千手扉间追着自家亲哥冲进牛郎店,一行三人进入牛郎店空旷的大厅,才发现早已不见了千手柱间的身影。扉间一脸的怒其不争哀其不幸,“我这个大哥,每次见了斑,都跑得比兔子还快!”


“局长,我们现在要干嘛?”卡卡西凑上前来问道。


“分头行动,记住动作要轻,以救回漩涡鸣人为首要目标,至于斑,回去我自有办法收拾他……”然后他看了看卡卡西,“怎么就咱俩了,止水呢?”


“救他家小鼬去了。”


“啧,止水这孩子,平时挺靠谱的,这回怎么这样。”扉间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古人云宇智波令人色令智昏,诚不欺我。”


卡卡西想到了自己的发小,生生把那句“止水也姓宇智波,您的恋人好像也姓宇智波”的槽给憋了回去。


 


“我在一楼巡视。”卡卡西一边说一边拿出了《亲热天堂》。


“那我去二楼……另外,卡卡西,你要偷懒看小说的话,能不能等我上楼看不见了再把书拿出来,你这样明目张胆的偷懒我很难做的……”扉间话还没说完,忽然看到二楼的楼梯口,出现一个女人。扉间也是一惊,自己年纪轻轻就坐上警察局局长的位置,自然是有一定的过人之处的,这过人之处就是他引以为傲的感知能力。他自诩除了他那个实力高深莫测的大哥,和邪恶的宇智波斑以外,绝不可能有人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他面前。而楼梯口的这个女人,别说是杀意,似乎就连气息都很微弱,宛如鬼魅。


扉间真的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训练有素的扉间瞬间进入了警戒状态,手伸进裤兜,悄悄握住了手枪。


“警察?”那女人倒是先开口了,“有何贵干?”


“例行检查。”


“我们可是合法经营。”那女人走下楼梯,“我是负责大堂的小南,你们这是要查账?账本在二楼会计角都那里,我带你们上去。”


“不用了,”卡卡西挠了挠他那一头乱糟糟的银发,“小南是吧,跟你打听个事,漩涡鸣人在你们这儿吗?”


“喂!”扉间怒视着卡卡西,“哪儿有这么直接问的啊。”


“哦,漩涡鸣人的话,他和斑还有带土在一起,都在三楼。”小南歪着头想了想,又补充道,“不对,刚才有个叫柱间的人冲了进来,一边冲一边喊斑斑我来啦!形如智障,斑叫他去天台对决了。鸣人应该是跟他们在一起。”


“等等……你说,带土?”卡卡西一惊,连拿在手里的亲热天堂都不看了,“宇智波带土?”


“你熟人?”小南挑挑眉,“能不能干个好事,把他回收了,在我们这儿净添乱。”


“……那他也要肯跟我走才行啊……”卡卡西很是惆怅。


“好说,把他打晕了直接弄(neng)走就行。”


卡卡西愉快地表示了同意。


“等一下!”


就在扉间和卡卡西冲上二楼的时候,小南忽然又开口了,“你们是警察吧?刚有一群高中生跑我们店里捣乱,我们稍微给了他们一点教训。你把他们带走吧。”


“高中生??”


 


小南把他们带到了一楼的休息室,中了催眠瓦斯、赤砂之蝎的毒、亲哥之安眠药而昏睡的宇智波佐助等人正横七竖八地躺在床上。卡卡西很体贴地摇醒了他们,另外他指了指睡在一边的金马尾:“这也是高中生?怎么制服看起来不太一样?”


“哦,那是我们的迪达拉。因为觉得让他一个人躺在机关里不太合适,所以鼬顺手也把他带出来了。”


“鼬?宇智波鼬?”扉间皱眉道。


“对。你熟人?”小南道,“真不愧是宇智波,遍地是熟人。”


“鼬他现在在哪儿?”


“好像因为答应了弟弟确保鸣人的安全,也去天台了。”


“鸣人……”刚刚醒过来,还有些迷糊的佐助听到了鸣人的名字,本来还很涣散的眼神忽然一凌“我要去找鸣人!”


“你们高中生就别添乱了。”扉间道,“我去天台会会斑,卡卡西,你把他们带到安全的地方。”


“不行!”佐助道,“我们就是为了救出鸣人才来的!鸣人不安全,我也不会离开。”


“放心吧,”卡卡西安慰他道,“鼬也在天台。”


“那我更要去了!”


“对!让我们去吧!”一边丁次他们也恳求道,“我们实在放心不下鸣人!我们在一边远远看着就好,不会给警察叔叔们添麻烦的!”


“你们的同学情谊还挺感人的,”扉间的口气软了下来,算是答应了,“好吧。但是,宇智波斑心狠手辣,如果有什么意外,你们一定要马上逃到安全的地方。”


 


同一时间,天台上。


斑拎着鸣人的后脖领子,带土带着面具,抱着手,两个人威风堂堂地站在天台上吹冷风。


讲真,11月中旬的木叶市,还是挺冷的,斑和带土为了显得帅气一些,没有穿外套。几阵冷风吹过,穿着无袖马甲秀肌肉的带土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怎么还不来?该不会是没找到上天台的楼梯吧?”带土扶了扶面具说道,“老子下去看看!”


“去吧!”斑表示,“顺便带件外套上来。”


“好。”


带土回到三楼休息室拿了两件外套就想上去,结果,在楼梯的拐角处,正好撞上了带着一大群高中生上天台的旗木卡卡西。


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带土非常自觉的做出了偶像剧女主发现男友出轨时的标准动作——外套“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面具下的表情十分委屈。


“卡卡西?你怎么来了??”


“呃……”看着眼前的面具男,卡卡西挠了挠头,小心翼翼地认亲,“带土?”


“你……你不是不负责绑架案吗?”


“最近案件太多,局里人手不够,我是来帮忙的。”卡卡西上前走了一步,“真的是带土?这些年你都去哪儿了,怎么音讯全无,师父和师娘很担心你你知道吗?……等等,你也加入了晓?为什么?”


“哼,卡卡西,你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带土故作高傲地扬起了头,“这个世界是虚假的!我的心里早已空无一物!”


“你闹什么别扭啊。”卡卡西叹了口气,扭过头对佐助他们说,“你们先上去,我这里有些私事要处理。”


佐助点点头,然而他往上走了几级台阶之后,发现除了扉间以外,没人跟着他。


“你们干嘛呢?”佐助扭过头问道。


“这边也很精彩的样子。”牙说,“我还想多看几分钟。”


“要是有爆米花和可乐就更好了。”丁次也附和道。


佐助决定不理会他们,直接冲上了天台。


 


天台上。


宇智波斑听到了推门的声音,心道一定是柱间来了,豪放地大笑了几声,“哈哈哈!柱间!我等你好久了……鼬?怎么是你?”


宇智波鼬皱着眉头,“斑,你别这么揪鸣人的后脖领子,把我弟弟的衣服都揪坏了。”


斑还没来得及回话,天台的门又被推开了。


宇智波止水带着鹿丸、宁次、佐井和没拿武器的飞段走了进来,“为了找小鼬,我每个房间都搜遍了,就差天台了!”


宇智波鼬一惊,“止水?”


止水忽然往前一扑,抱住了鼬:“小鼬!”


鼬的脸上满是不可思议,“你怎么在这里?”


“为了找你啊!”止水说,“唉,你不知道我多担心你!卧底这个工作也太危险了!”


鼬低垂着眼眸,“我没关系的……”


“小鼬!”止水摆出一副严肃的面孔,撩了一下鼬的小辫子,“我跟你说过了,就算再怎么天才,也不能太勉强自己。该撒娇的时候就要撒娇……”


“那我晚饭要吃三色丸子。”鼬微微别过头,想要掩饰脸上的红晕。


“好,我给你买!”


“可是我想吃你自己做的。”


“好好好,小鼬说什么都好!”


“鼬……你竟然……”在一旁围观的宇智波斑皱紧了眉头,言语中显示出了露骨的憎恶,“竟然当街秀恩爱,太过分了!你们当别人不存在吗!”


“吐槽别的啊!”鹿丸忍不住了,“有比他们秀恩爱更值得惊讶的事吧!”


“鼬你……竟然是卧底?”听了鹿丸的话,飞段立刻配合着大惊失色,“你这卧底也做得太敬业了吧!咱们组织唯一有不良记录(超速闯红灯)的就是你!我还以为就算大家都是卧底你也不会是卧底呢!”


“你提醒我了。”鼬道,“回去要跟扉间说说,我这些记录都是工作需要,回头让他把我这些违章记录消了。”


“话说你们都集中在这儿干嘛!难不成天台的空气特别新鲜?!”斑大声吼道,“我一会儿要在这里见柱间呢!你们都给我滚远点儿!”


 


这时,天台的门第三次打开了。


“怎么什么阿猫阿狗都来了!不管你是谁!滚开!”斑怒气冲天地吼道,“除了柱间谁都别来!”


“…………斑斑?”


宇智波斑马上换上一副日天日地狂霸酷帅屌的表情,大声喊道“柱间!(はしらま)”


柱间也回应以热情的“斑!(まだら)”


漩涡鸣人被斑拎着,此刻也高声喊了一句,“拉面!(ラーメン)”


柱间和斑都不说话了,深秋的寒风吹过天台,一时气氛非常尴尬。


“你干嘛?”斑问道。


“诶?”漩涡鸣人摸着自己金色的头发,一脸茫然,“我以为是接龙游戏……”


“接龙游戏的话你就输了啊!词尾是ん了啊!”斑近水楼台地敲了一下鸣人的脑袋,“世界上哪儿有这么悲催的接龙游戏啊!三回合就结束了!你脑子怎么想的啊!”


“哈哈哈!斑斑!”柱间豪放地笑了起来,“我的继承人有意思吧!”


“你的继承人?”斑眉毛一挑,“差点忘记告诉你了!哈哈哈哈哈千手柱间,你可听好了!你的继承人,已经决定要加入我们晓了!”




TBC


(注:我印象中日文的单词接龙游戏,最后词尾是到ん的话就输了……反正我们玩的时候是那样……不知道现在这个规则改没改_(:з」∠)_)



评论

热度(437)

  1. 醋意白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