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意

15岁少年的正确恋爱法(7)

白川:

感谢大家的喜欢和评论❤




前文传送:


01  02  03  04  05  06




(7)




“我有一个烦恼,我说。”木叶高中天台上,鸣人一边用筷子戳着便当盒一边说道。


周围的小伙伴们一如既往的不为所动。


鹿丸瞥了一眼丁次的饭盒,“哇,今天怎么这么多肉?”


丁次感激地抬起了头,“这是佐助同学的。佐助同学每天都收到好多女孩子给他的便当,他自己吃不完,就分给我了。佐助同学真是个好人!”


鸣人望着天,继续说,“为了这个烦恼,我最近茶不思,饭不想。”


佐井托着腮道,“佐助君最近非常受欢迎呢。好像十班的井野同学也特别喜欢他。”


提到了同班同学的名字,鹿丸叹了口气,“何止井野。我们班的女生都快为他大打出手了。”


鸣人捂着胸口,“昨天洗完澡量了一下体重,整整轻了3公斤!”


宁次将漆黑的长发别到耳后,“看来我这个学园贵公子的名号,也要拱手让人了。不过没关系,只要我妹妹不喜欢佐助,我和他就没什么矛盾。”


牙则是将双手放到脑后,干脆躺在了天台的地板上,“好羡慕啊,我也想受欢迎!”


丁次点头表示赞同,“我也想。”


“你们有听我说话吗混蛋们!”漩涡鸣人握拳捶地板。


“没有。”鹿丸回答的简单粗暴,“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有一个烦恼!”


“啊对了!说道烦恼!”丁次道,“听说咱们学校边上那家烤肉店,开业酬宾就到这个月底!酬宾结束之前咱们再去吃一顿吧!”


“情侣一起去打五折这个设定,简直歧视单身狗。”牙皱紧了眉头。


“我的烦恼和宇智波佐助有关。”鸣人不抱希望地说了一句。结果大家不约而同的闭了嘴。一时间,天台上安静的可以听到秋风吹过树叶的声音。


“你刚才说啥?”宁次问道,“佐助?”


“你刚才说你的烦恼和佐助有关?”鹿丸也追问道。


“是我们刚刚说到的佐助同学吗?是同一个宇智波佐助?”丁次也放下了筷子。


鸣人的五官皱成了一团,“你们对我的烦恼不闻不问,但却对宇智波佐助这么上心,我有点受伤啊……”


“少废话,宇智波佐助怎么了?”牙也坐起身,一脸正经地问道。


“我觉得我可能真的是个基佬。”鸣人压低了声音说道,“我觉得,我有可能喜欢上佐助了。”


“…………………………”


一阵沉默之后,鹿丸先开了口,“丁次你刚才说,烤肉打折到什么时候?”


“月底。”


“等等等等!你们好歹给点反应啊!”鸣人大声道,“知道了自己的好基友可能是基佬,你们的反应也太冷淡了!”


“首先。”宁次说,“我觉得佐助看不上你。”


“那什么。”鹿丸继续道,“我觉得,只是佐助太优秀了,你身边从来没出现过这么优秀的人。而这样优秀的人又当上了你的家庭教师,对你很是关心。于是就让你产生了这种喜欢上他了的错觉。”


“性向这种东西,真的说改就能改?”牙露出了一副嫌弃的表情,“你喜欢了这么多年的女孩子,忽然就为宇智波佐助弯了?虽然我承认他确实好看没错。”


“你要想清楚。”宁次也跟着说,“之前我们起哄开玩笑,说的话也不是认真的。我们也没想到这些话真的对你产生了影响。你再想想,你要是真的喜欢上了他,水门叔叔和玖辛奈阿姨能同意吗?”


“我谈恋爱也不是为了他们谈啊!”鸣人气鼓鼓地说,“为什么你们都觉得我不是认真的?”


“因为太突然了吧。”鹿丸说,他看向了学校的中庭,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春野樱已经停止了碰瓷男神的举动,此刻,她正一脸花痴地挽着佐助的胳膊,嚷嚷着要一起和佐助吃午饭。而宇智波则是一脸的茫然,没有答应,但也没有拒绝。


“你说你喜欢上佐助了,你的女神怎么办?”


“女神……?”鸣人挠挠头,“谁啊?”


“春野樱啊。”鹿丸说,“之前听井野嚷嚷,说春野樱这周末,要和宇智波佐助约会了。”


“啥?!”


 


当天晚上,鸣人房间。


佐助给鸣人讲题的时候,鸣人总是心不在焉,同样的问题错了好多次。连佐助都被磨的没有耐心了。


“这个问题都讲了这么多次了,为什么还错!”佐助用钢笔敲着鸣人的额头,“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啊!”


“我在想……我在想佐助你这周末有空吗?”


“没有。”


“为什么!”


“这和你没关系吧!”佐助脸一下红了。


“你是不是要去约会?”


“不是。”佐助说着低下了头,“你别乱想,赶紧继续做题吧。”


明显心虚的表情,让鸣人有点生气。忽然间,他意识到了一个以前从没有思考过的问题。可能宇智波佐助并不喜欢他。就算两个人名义上算是竹马竹马,这么多年,无论自己也好对方也罢,都早已从自己的记忆中抹去了对方的影子。万一,万一……佐助喜欢的,真的是小樱呢?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安排自己和小樱约会,作为自己考进年级前50的奖励?


佐助是不是和春野樱已经有了某种默契,即使自己和小樱约会,他也不会担心自己会抢走小樱。


如果有,是什么样的默契?


佐助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小樱的?明明最开始,提到春野樱名字的时候,他还一脸懵逼。


到底背着我在搞什么啊,佐助。


“鸣人,你怎么了?”


被佐助握住了右手,鸣人这才注意到,自己手中的钢笔,因为太过用力,笔尖已经折断,大片黑色的墨水洇了出来,在习题集上形成了一片丑陋的污渍。


“你是我的家庭教师吧,负起责任来啊。”鸣人低着头,不敢看佐助的眼睛,“我还有很多题不明白,这周末你要给我补课。”


“你现在这个状态,根本学不进去,我来了也是白搭。”


“那你也要来!”鸣人提高了声调,“你不是很缺钱吗?只要这周末你能过来,你要多少钱我都会给你……”


“鸣人,抬起头来。”


鸣人茫然地抬起头,他的情绪有些激动,没能听出佐助压抑着愤怒的低音。


佐助一个巴掌就扇了过来。


“你,你居然敢打我……”鸣人捂着火辣辣的脸,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爸爸都没打过你,是吗?”佐助看着鸣人,眼神冰冷,“我要走了,你自己想想我为什么打你。”


“佐助,等等……”


他想要拉住佐助的袖子,却被佐助一下推倒在椅子上。黑发的少年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漩涡府邸。实在是太过生气,就连玖辛奈阿姨追在后面问他,他和鸣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都没有回答。


 


10月下旬的晚上,寒气已然很重。佐助这才想到,他把制服的外套忘在了鸣人家。不过眼前这个情况,他是肯定不会回去拿了。身上的衬衫,根本无法抵御10月晚上的冷风,佐助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自己为什么会生气呢?


本以为这些天来,和鸣人已经培养出了些许的友情。结果对方还是觉得,可以用钱来留住自己吗?既然这样,当初还不如留在牛郎店打工,赚的还多。


不合时宜的想到了鸣人盛给他的那碗炒饭。不好吃也不难吃,却有家的味道。以后是不是再也吃不到了。


其实鸣人做的没有错,作为金主来讲。佐助将自己的手掌摊开,刚才自己打得很重,手掌心还在微微发麻,在月光的照耀下,可以看到手心有点发红。


错的是自己。如果不是妄想着和鸣人有什么超越雇主与家庭教师的关系的话,也就不会这么尴尬了。


 


晚上11点的时候,佐助接到了鸣人的电话。


接了电话,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尴尬的沉默在电话两端传递。


“那啥,佐助。”最先开口的是鸣人,他吸了下鼻子,“我刚才打电话给鹿丸,他们也说,是我做的不对。”


“鸣人,听我说。”佐助清了清嗓子,“你做的没错,是我太……”


“他们说,男人就是要凭实力,公平竞争才行!”


“…………什么?”


“不能在背后搞这些肮脏的金钱交易!”鸣人说,他又吸了下鼻子,掩盖刚才被佐助打哭了的事实。虽然女神变情敌这件事让他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不过,真的男人,就是要敢于面对这样荒谬的事实。小樱,来战吧!我不会输的!


“所以,做好觉悟吧!小佐助!”我一定会把你拿下的!鸣人在心底给自己这样打气,然后就挂了电话。


电话这边的佐助还在懵逼,鸣人这是误会自己喜欢春野樱了吗?还特意打个电话来要和自己公平竞争?怪不得他刚才会说出这样的话。佐助想给鸣人打回去,告诉他自己并不喜欢春野樱,自己和春野之间有的只是约会交易。不过手指在放到“通话”键上之前,他又犹豫了。


让他暂时这么误会下去,也不错?


他为了追上春野樱,肯定会珍惜和春野樱单独约会的机会。以这个为契机,他肯定会更加努力学习,成绩也一定会上升的更快的。


这么想着的佐助,放下了手机。


 


另一边。


牛郎店里,宇智波鼬坐在阴暗的包厢里,他的对面,带着白色面具的男人,将高脚杯中的液体一饮而尽。


然而大部分都洒在了面具上。


“你要不要也来一杯?”男人压低了声音说道。


“不用了。我在工作时间不喝酒。”


“我喝的这是橘子汁。”


“…………”


“你调查清楚了?真是那个叫漩涡鸣人的小鬼?”


“不会错的。”鼬说道,“他是千手柱间的远亲。千手集团似乎很看好他,想要让他来做下一任继承人。但是他的父母因为他尚且年轻的关系,不想让他这么快进入商场。”


鼬顿了顿,说道,“上个月,水门夫妇还特意和千手柱间见了面,商量这件事。”


“哈哈哈哈哈哈,如果绑架他,一定会让千手集团慌了手脚。”


鼬低垂着眼眸,“如果没什么事,我可以走了么。”


“等等!还有最后一件事!”带着白色面具的男人眼神一凛,“你觉得,OPX最新出的那个,星空色的指甲油,好看吗?”


“…………”


“和咱们晓的制服配不?”


“………………”


“诶鼬你别走啊!这可是事关你我的大事……诶你别走啊!”


 


TBC



评论

热度(422)

  1. 醋意白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