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意

15岁少年的正确恋爱法(4)

白川:

这章算是过度,不太好笑抱歉_(:з」∠)_


下一章开始正经八百要谈恋爱啦!【那你之前的4章都在干什么!】


里面的货币单位还是按人民币算吧,大家也比较熟悉……




传送门


01 02 03




(4)


鸣人仰着头,用眼角余光看着自家老爸抱着佐助,泣泪横流。而被他抱着的佐助则是一脸的莫名其妙。他的表情仿佛在说,这是哪里来的性骚扰大叔。


“你还记得我吗?以前咱们两家住隔壁!我还经常受你爸爸照顾!”水门说着抹了把眼泪,“富岳他以前一定经常提起我吧!”


听到了父亲的名字,佐助脸上戒备的神色才放松下来,“不……他没怎么提过……”


“你妈妈美琴和玖辛奈以前也是好闺蜜!想必她也经常提起玖辛奈吧!”


“不,还真很少提……”


“我听说你们家的事了!真是太不幸了!”水门把佐助搂在了怀里,“其实我去找过鼬,想收养你们两个孩子,不过鼬他个性太倔强,说想凭借自己的力量养活你。”


鸣人注意到,在自家老爸提到“鼬”这个名字时,佐助第一次露出了非常柔和的表情。


“是吗,哥哥他这么说啊,真不愧是哥哥。”


“十多年没见了,让我好好看看你!”说着,水门微微推开佐助,借着皎洁的月光,将佐助出头到尾打量了个遍,然后发出了感慨,“现在的高中生,都流行穿的这么花哨吗?”


还没等佐助回答,他又拍拍佐助的肩膀说,“走吧,水门叔叔请你吃烤肉!”


“不约,叔叔我们不约。”佐助连连摆手,“我还要打工。出来也挺长时间了,我要回去了。”


“喂!佐助你这家伙!不干活,跑到这里来偷懒!小心我扣你薪水!”仿佛验证佐助的说法一般,从牛郎店钻出来一个带着诡异的白色面具的男人,骂骂咧咧的往这边走来。


“知道了,老板,我这就回去。”


“等等!”忽然,一个陌生的女声叫住了佐助,佐助回过头,看到一个不到40岁,有一头鲜艳红发的女性,从停在路边的一辆加长劳斯莱斯上走了下来,然后一路小跑,奔向自己。


下一个瞬间自己就被她抱在了怀里。


“佐助!真的是你!都长这么大了!”


佐助心里腹诽,今天到底怎么了。


“那个……”看到红发的女人,白色面具瞬间怂了,“这位夫人,不好意思,佐助还要去干活……”


“干活?干什么活!”玖辛奈插着腰,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这面具品味怎么这么差!我们家孩子才不会去你这种没品位的店干活!”


“好的夫人,知道了夫人。”


“老板?”被抱在怀里的佐助十分奇怪,他是第一次看到天不怕地不怕的神经病老板吓成这幅样子。


“行了,今天放你一天假,快滚吧。”带着白色面具的男人跟佐助摆了摆手。


“佐助,让阿姨好好看看你。”玖辛奈的手抚上了佐助的脸,佐助注意到她眼里已经泛出了泪花。“孩子,你比小时候瘦多了!”


我小时候那叫婴儿肥谢谢。


“玖辛奈,咱们的佐助,都长这么大了!”守护在玖辛奈和佐助的身边,水门一脸感慨地说道,好一副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画面。


玖辛奈拉起佐助的手,“走,跟玖辛奈阿姨去吃顿好的。”说着三人就往车上走去。


“等等!”鸣人在他们身后,委屈得快哭了出来,“老爸,老妈,你们不觉得自己忘了什么嘛?”


“鸣人?”玖辛奈回过头,看到留着鼻血的鸣人,皱起了眉头,“你这个臭小子,怎么也在这儿?”


“啊,我都忘了!”水门一拍脑门,“我是听见鸣人的声音,才说下车看看怎么回事,结果就看见了佐助。”


“怎么流鼻血了!”玖辛奈走了过来,对着鸣人金灿灿的脑袋就是一个爆栗,“臭小子,是不是跟佐助打架了?”


“没有啊!”鸣人抱着脑袋,一脸委屈。


“还说没有?我是你妈我还不知道吗!你一定是嫉妒佐助长得比你帅!比你高,还比你成绩好!”


“我真没有……话说老妈你刚看见佐助,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啊!”


一边的佐助丢给鸣人一个同情的眼神,怪不得你说你爸爸都没打过你,感情动手的都是你妈妈……


“话说,老爸,老妈,这么晚了你们干什么去啊?”鸣人觉得佐助才像他们的亲儿子,自己不过就是个充话费送的,充的还是50的电话卡。


“听说你们学校附近新开了一家烤肉店,开业酬宾,如果情侣去,还打五折。”水门说着跟自己的亲儿子比划了个五的手势,“我和玖辛奈想过去吃烤肉,没想到在路上看见了你们。”


“叔叔阿姨好!”一听说吃烤肉,丁次赶紧站了出来,特别有礼貌地跟水门和玖辛奈鞠了个躬。其他人也都接着这个机会,跟鸣人的父母打招呼。


“诶,你们都是鸣人的朋友吧!”玖辛奈笑着说,“鸣人平时受你们照顾了。一起去吃烤肉吧!”


“好的阿姨,谢谢阿姨。”


然而等他们上车的时候才发现,10米的劳斯莱斯只能坐9个人,而他们算上司机,一共有10个人。


“没办法了,鸣人,你跑着去吧。”


“诶?!”


“诶什么诶!”说着玖辛奈又在鸣人头上打了一下,“又不是很远!男孩子跑一跑怎么了!就当锻炼了!”


“不是,老妈,我……”
“鸣人,那我们先走了。”宁次说着上了车。


“放心,会给你剩一盘烤肉的。”丁次拍着鸣人的肩膀说道。


“本来脑子就不聪明,再不把身体锻炼一下,更没有女生缘了。”牙也蹿上了车。


“再见了。”佐井随后上车,对他摆摆手。


鹿丸同情地看了他一眼,“啪”一声关上了车门。


 




等鸣人呼哧带喘地跑到烤肉店的时候——别说,牙他们还真挺仗义的,真的给他剩了一盘烤肉。


然后他就发现气氛好像有什么不对,自家父母围着佐助给他夹肉也就算了,就连平时跟他关系特别铁的“漩涡鸣人后援团”也全都围着佐助,比较多愁善感的牙甚至还抹起了眼泪。


“到底怎么回事?”鸣人问。


“鸣人你不知道,佐助的故事,太励志了!”丁次也吸了一下鼻子,然后给鸣人转述了宇智波一家以前在其他城市做生意,多么辉煌,多么显赫,但就在前不久,父母却忽然因为车祸双双去世,家里只剩下了才初中毕业的他和他大学还没毕业的哥哥鼬,等哥哥接手家业才发现,家族企业早已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即使他也无力回天。知道家里的情况后,佐助本来想放弃学费高昂的木叶高中,但哥哥却说,唯有在教育上是不能省钱的。因为佐助上高中的事,兄弟两个搬回了木叶市,哥哥为了养活自己和弟弟,现在也在做着工资虽高但十分危险的兼职——至于是什么兼职佐助现在还不能透露。佐助之所以会选择牛郎作为兼职也是因为时薪高,还有提成,可以减轻一部分哥哥的负担。而佐助成绩这么好,也是因为他要拿木叶高中的奖学金。毕竟木叶高中规定,年级第一还可以免去一半的学费。


“这孩子,实在是太苦了。”玖辛奈一边用手帕擦着眼泪一边说。


鸣人的脸皱了起来,现在虽然是苦,但之前几年过的都是风风光光的少爷生活吧?老妈你那一副佐助天下第一苦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啊。


“不管怎么说,隐瞒年龄去风俗场所做兼职也太不好了。”水门也叹了口气,他一抬头瞥见了自己刚进店的儿子,眼神一亮,“佐助,你成绩那么好,给我们家鸣人当家教吧!时薪500块一小时,怎么样?”


“老爸你说什么呀,佐助这么心高气傲不会答应……”


“好。”


鸣人还没说完,佐助已经点头答应了。


“诶?!”


“这个时薪以家教来说算高的了。”佐助说,“而且家教确实比牛郎好一点,教你的时候自己也可以当做复习了。另外……”


佐助叹了口气,继续说,“我也实在不想再涂指甲油了……”


“我们家孩子脑子不太好使!”玖辛奈说着揉了揉鸣人的金发,“以后就要你多费心了!”


“老妈……”当着同学的面,被母亲如此对待的高中生感到了窘迫,他有点不好意思地看了看身边黑发的少年。


对方正好也在看着他,眼神中竟有一丝羡慕。


也是,对方也不过才15岁,才刚刚脱离和妈妈撒娇的年龄没多久。


但他已近没有妈妈了。


 


之后,水门夫妇把宇智波送回了家,玖辛奈看到佐助住的破旧公寓,眼眶又要发红,干脆邀请佐助住进自家的别墅。但佐助以和哥哥同住为理由,拒绝了。


回家的路上,鸣人回忆起佐助看向他那个眼神,总觉得心口闷闷的,不明所以的他把这归结为佐助马上就要成为自己的家教给自己带来的不爽感。因为实在是太过不爽,连玖辛奈喊他都没听见。


然后他就感到自家老妈用力握着他的肩膀,抬起头看到对方一双墨绿色的眸子凝视着自己,他的妈妈,非常认真地问道,


“鸣人,你想要个哥哥吗?”


 


TBC



评论

热度(445)

  1. 醋意白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