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意

15岁少年的正确恋爱法(17)

白川:

感谢大家的喜欢和留言!


真的还有几更就结束啦!谢谢看到这里的大家!也谢谢大家对这篇OOC到妈不认的文的包容~鞠躬感谢~




前文连接: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彼时,小南和角都正坐在二楼的会计室里,计算着牛郎店大门被踢坏、晓成员战斗的成本和因此而产生的种种损失。小南认为这都是宇智波们在搞事情,钱应该让他们赔,并顺便把他们踢出晓组织,把晓老大的位置还给弥彦和长门,从此专心赚钱,不问其他;角都则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些高中生自不量力要来救鸣人,应该让鸣人赔。他拍着胸脯保证,他的直觉不会错,那金毛儿高中生家里肯定特有钱。如果鸣人不肯赔,那就让小团扇继续在晓组织里干活,卖身还钱。两人正激烈地讨论着,忽然一阵地动山摇,天花板上的尘土扑哧扑哧地落在了两人的脸上。


“怎么回事?”小南擦了把脸,“地震吗?”


“又有人来搞事了吗?”角都也痛心疾首,“搞事无所谓,砸坏了东西可是要赔钱的!”


两人刚打算出去看看,忽然,天花板被打出了一个大洞,一身白衣的女人掉了下来;这还不算,大概是因为她身上被施加的力道太强,角都还没看清她长得什么样,她又顺势将地板砸了个大洞,竟然直直地摔向一楼。


小南和角都对视了一眼,“走!”角都抄起账本就跑了出去,“盯紧点,不能放走她!重新装修店面的钱得让她出!”


 


天台上,春野樱冷冷地看着地上那个被她一拳打出来的大洞,纵身一跃,也跟着跳了下去,留下天台上一众目瞪口呆的成人,和吓得双腿发软的高中生。


“母亲大人!”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妈宝.大筒木黑绝,他长这么大,也是第一次看见强悍无比的母亲被人打成这样,干脆也顺着那大洞跳了下去。


“……现在怎么办?”鸣人问。


“我们也过去。”佐助说,好歹同学一场,对方怎么说也是自己为了救鸣人拉过来的外援,总不能放她一个人去和大BOSS战斗。


他拉着鸣人的手走到了大洞前,往下看了看,“咱们还是走楼梯吧。”


此时已经将近黄昏,漩涡鸣人看了看那在昏暗的日光下,愈发显得深不见底的大洞,连连点头,表示佐助你说得对。


“走!围观去!”牙等一众高中生也在好奇心的趋势下,撒着欢冲向了楼梯。他们总觉得在围观完这一战之后,自己将来吹战力的时候又会有新的谈资。


鼬自然是跟着弟弟,弟弟去哪儿他去哪儿。千手扉间看了看手中已经没有人质的斑,又看了看地板上的大洞,一咬牙,决定还是先去辉夜那边。辉夜战力如何虽然尚且不知,但冲那一巴掌就能把鸣人扇出去好几米远的力道,应是不容小窥的;春野樱更不必说,自己好歹也是警察,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这里闹出人命。


“头儿,那没什么事我们先走了?”卡卡西道,“我还想赶紧回去和带土玩警察和坏人的游戏呢。”


“想得美!卡卡西你给我过来!”扉间白了一眼带土,“听长辈一句话,少跟宇智波打交道,尤其是那些长得好看的,他们都有毒……”


斑赶在扉间和卡卡西之前就冲下了楼,不为别的,这家牛郎店是他现在主要的资金来源,自己征服世界的野望还没达成,哪儿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吃饭的家伙被人毁了。


柱间和泉奈跟着斑跑下了楼。在经过扉间的那一瞬间,他看到泉奈似乎有意无意地往自己这边看了一眼,那眼神很复杂,夹杂着愤怒、不甘……似乎还有一点难过?


等等……这么说来……


“泉奈!给我等等!”扉间一边喊着一边追着泉奈跑了下去,“先把我的毛领子还给我!!”


 


一楼。


“给我站起来!”春野樱居高临下地看着倒在地上的辉夜,“既然想和我争佐助头号迷妹的名号,不会就这么点本事吧。”


辉夜冷笑了一下,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边十分帅气地往地上啐了口吐沫。


“野丫头,力道不小。”她不知从身上的哪个部位,掏出了一根黑色的棍子,“今天就让老娘来教育教育你,什么叫尊老爱幼!”


言罢,两人便缠斗起来。


 


围观群众们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宁次看着黑绝,“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有人挨了春野樱一拳,还能站起来的,你妈是什么来头?”


大筒木黑绝的额头上也有一滴汗,“我也已经好多年没看到,能和母亲大人战个平手的人类了……你们的同学才是,到底吃什么长大的?”


辉夜一根黑棒耍得虎虎生风,而春野樱毕竟赤手空拳,渐落下风。就在黑绝和宁次聊天的时候,春野樱已经中了辉夜一棒,她的身体直直向后飞去,将身后的墙壁撞出一个大洞。


春野樱在落地过程中就及时调整好了姿势,单膝着地。她一抬头,忽然发现,天花板上欠着一把镰刀。


“啊!那是我的镰刀!”围观的飞段大声喊道。原来春野樱被打进的这个房间,就是鹿丸和飞段踩了陷阱以后,掉落的房间。


春野樱也没多想,只觉得自己是有了对付辉夜的武器,反手轻轻用力,便将镰刀从天花板上取了下来,冲向辉夜。


两人越战越酣,辉夜的棒子和春野樱的镰刀,在她们两人手中,宛如削铁如泥的利器,而这些坚固厚实墙壁,竟像是白嫩的豆腐一般,完全不禁砍。


“等一下!”


眼见春野樱将镰刀挥向辉夜,而辉夜一个瞬身躲开,春野樱的镰刀直逼墙壁,斑终于忍不住喊出了声,“那是……承重墙!!”


 


然而已经太晚了。


随着太多墙壁的倒塌,整间牛郎店都摇摇欲之起来。大片大片的墙皮开始脱落,“完了!店要塌了!”斑咬咬牙,“都别围观了!快逃到外面去!”


然而两位当事人却听不进别人的话,在危楼中继续缠斗。


扉间只得先安排高中生和晓的团员们逃离,鸣人和佐助一开始还担心春野樱的安危,不想走,也被卡卡西和止水等警察强行拉开了。就在两人眼看要逃到外面的时候,房子彻底塌了。


 


“擦!这两个女人什么来头!”房子外面,迪达拉很没有形象地坐在地上喘着粗气,“拆迁办的吗!”


“可恶!”斑一锤地板,野望还没达成,钱没了,人生还有比这更悲催的事吗!


“斑斑,别生气,”柱间讨好地拍着他的肩膀,“大不了从头再来。”


“滚!”


 


只有鸣人呆呆地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废墟。


他还记得佐助拉着他的手,往门外跑的场景。透过制服可以看出他肩胛骨漂亮的形状,还有那一抹洁白的脖颈。有些细碎的黑发散落在耳边,随着少年的动作轻抚过脸颊。他甚至还记得佐助拉着他的手掌,传递过来肌肤细腻的温度。


可是,现在佐助人呢?


 


“佐助呢?”宇智波鼬走到他身前,神情焦虑,“他没跟你一起出来吗?”


“佐……助?”


他还记得最后佐助狠狠推了他一把,把他推到了外面。


而他最后甚至没来得及再看他一眼。


连他自己也没能察觉,一滴泪珠已经顺着他略显稚嫩的脸颊滑了下来。


他浑身都在颤抖,他想要站起来,至少将自己眼前的那些恼人的砖石搬开,寻找一下他的佐助的身体,然而他试了好几次,有几次已经快要站起来,最终却腿一软,又瘫坐了下来。


 


扉间看着他,静默不语。


大抵少年的人生经历,都是差不多的,无非是一边失去,一边痛苦,一边成长,在崎岖路上看阳光。


而某些变故,也足以让一个15岁的少年,瞬间长大成人。


那么,这位叫做漩涡鸣人的少年的成长,是否就发生在今天呢。


 


忽然,废墟中发出了“哗啦啦”的巨响。春野樱和辉夜搬开了压在自己头顶的大块天花板,重新伫立在废墟之上。


 


“你们俩别再打了!”眼见漩涡鸣人已经恐惧的发不出声音,鹿丸大声吼道,“快来帮个忙!佐助被压在石头下面了!”


“什么!”


春野樱吓了一跳,立刻丢下辉夜,几步跑到了本应是牛郎店门口的地方,将眼前的砖石搬开。她的动作很快,不一会儿,一只苍白的手,从废墟下露了出来。


 


“佐助!!”


鸣人根本站不稳了,他几乎是爬着来到了佐助的身边。


鼬的手也在颤抖。他看着春野樱将佐助从废墟下刨了出来,几乎不抱希望的摸了下自己弟弟的颈动脉。


“!!他还活着!”


“什么!”


“真的!还有脉搏!”


其他人也急忙跑了过去。有一定医学基础的柱间看了看佐助,大块的砖石砸中了他的背部,内脏肯定受损了,“虽然还活着,但如果不赶紧送医院的话……”


“可恶!”牙也急出了一身汗,“最近的医院……只能想到学校的医务室了!”


“别闹了!医务室哪儿治的了这个!必须马上手术才行!”柱间一改平日里嬉笑的模样,疾声厉色,“如果20分钟内不进行手术的话,他真的有生命危险!”


“最近的医院……也要40分钟……”鹿丸查着手机导航,忍不住咬紧了下唇。


“把他放到我车上!”忽然,大筒木辉夜姬他们乘坐的豪车开了过来,车窗摇下,司机的位置,赫然坐着宇智波鼬,“你们以为我那30多张超速罚单,是警察开着玩的吗!!这车性能不错,20分钟肯定能到!鬼鲛!导航!”


“好的!鼬先生!”抗着大刀的大汉自觉地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春野樱将佐助抱到了车上,漩涡鸣人也跳上了车。


“我跟着去!”他说。


 


鸣人握着佐助的手,他的手似乎比平时更苍白了些,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度,鸣人将佐助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你一定会没事的,佐助。”


 


TBC



评论

热度(262)

  1. 醋意白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