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意

鸣皇选妃(3)

白川:

………………上中下搞不定了。于是我机智地改成了“1~3”……


说好的短篇呢!!


但应该不会写太长吧~纯欢乐向、恶搞的文章,逻辑什么的已经被我打死了,大家看得开心就好!


感谢大家的喜欢!!鞠躬!




前文连接:


01~02




(3)


就这样,报名成功的宇智波佐助随便在木叶都城里找了家客栈住下,每日磨炼武艺,准备亲卫队的考试。


转眼到了7月3日当天。


本来宇智波佐助是不知道考场在哪里的,正巧,住他隔壁房间的姑娘,也是报名选妃的。姑娘实诚,她看了一眼佐助的报名表,就拍着胸脯说跟着她走吧,保证把佐助带到考场。佐助看这姑娘柔柔弱弱的,居然也报名考试亲卫队,大概是有什么特殊的本领,看姑娘的眼神里也多了几分敬佩。而姑娘浑然不知,还以为自己刷了眼前帅哥的好感度,心里想着自己要是落选,说不定还可以和这位帅哥搭上线。


佐助跟着姑娘来到海选现场,眼前人山人海摩肩接踵的阵势,让从小在南贺川长大的佐助吓了一跳。南贺川虽然说山清水秀,地灵人杰,但总是偏远地区,远不似都城热闹,佐助觉得自己从小到大17年,一共都没见过这么多人。第一关是面试,因为鸣皇脑抽,没有提性别上的要求,导致考场上男性也特别多。等面试官面到佐助的时候,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考官森乃伊比喜看了一眼要求“皮肤白皙,容姿端丽,腰细腿长,身高要在170以上。”身高、皮肤、面容,OK,都没有问题,就是这腰细……伊比喜是个直男,他把佐助从上到下,又从下往上打量了好几遍,怎么也说不出一个“细”字,差点就把佐助刷下去,还好,副考官夕日红眼尖手快,附在伊比喜耳边窃窃私语,说佐助腰显粗,是腰上那个麻绳搞的鬼。如果这关考的是穿搭品味,那把他刷下去无可厚非,但是邮局港剧,这关是面试外貌身材,把他刷下去不合适。佐助这才通过了第一关。


总体来说,第一关考试还是很严格的,虽然像森乃伊比喜、猿飞阿斯玛这种直男考官,很多时候稀里糊涂,但好在考场不乏夕日红、御手洗红豆这种眼尖的女性,那些穿内增高的、垫厚鞋垫的被一眼刷下,考场还备有卸妆水,化了妆的一律现场卸妆,以考察皮肤、五官状况。就这样,第一关虽然看起来最为简单,也刷下去了20%的候选人。


第二关是考笔试,由天才奈良鹿丸出题。鹿丸是鸣皇的心腹,知道鸣皇不想选妃,所以题目有意出的很难。虽然对外宣称是从历年高考真题里选,但其实还混杂了很多多元函数微积分、空间解析几何等问题,大部分候选人看了这些题目,都是一脸懵逼。佐助虽然看上去像是个精英,但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这题我也不会”。虽然不会,但选择题还是要懵一下的,记得以前自己上小学的时候,哥哥曾经教育过自己,“不会就选C”。自己自然是谨遵哥哥的教诲。


第二场考试的考官是旗木卡卡西和自来也,当考试结束,佐助交卷的时候,卡卡西忽然发现了试卷上的名字:宇智波佐助。


卡卡西当即脸色一变——虽然他带着口罩没人看得出来,眉头紧皱,拉住佐助低声问道,“你姓宇智波?”


“是。”佐助点点头,这不白纸黑字写着呢么。


“你认识宇智波斑?”


“他论辈分算我太爷爷。”


“!!你这次……为什么会参加考试?”


“有一个我一定要见的人。”佐助道,他说的当然是自家哥哥宇智波鼬,但他又不好意思直说。在他脑子里,自己参加的一直是亲卫队的考试,如果他要是告诉考官,自己是亲卫队成员宇智波鼬的亲弟弟,怎么想怎么有种作弊的意思。


而这句话,在自幼把《亲热天堂》奉为圣经的旗木卡卡西耳朵里,自动翻译成了“皇上,您还记得南贺川畔的宇智波斑吗?”他赶紧拉住了前辈自来也,这自来也不是别人,正是《亲热天堂》的原作者,狗血的脑洞要多少有多少,两个人私下交流的五分钟里,一篇新的虐恋情深小说构架已然完成。比如,当年斑对初代皇帝千手柱间余情未了,思念成魔,郁郁寡欢,所以临终留下遗言,让佐助借着本次鸣皇选妃的机会,给斑讨个说法。再比如,木叶的历代皇帝都有着和宇智波不清不楚的传统,好不容易到了水门帝这一代,没跟半个宇智波扯上关系,算是破除了这个诅咒,难道现在,咱们鸣皇也终于要迎来自己的宇智波了吗?!两个人窃窃私语了一番,最后卡卡西拍着佐助的肩膀:“你是个好孩子。这关我们就算你过了,剩下的两关里,你自求多福吧。”佐助不明所以,还以为是自己选择题都蒙对了,达到了及格线。顿时心中对哥哥的崇拜,又增加了好几分。


第二关的考试又刷下了30%的参选者,然而即使这样,剩下的候选人还是有将近一千人。通过后妃海选笔试的人,跟随着一个负责引领的卫兵,来到了第三关的考场。这第三关的考场,竟然设立在皇宫的正门前。大门之前,站立着一个看似柔弱的女性。女性抱着手,樱色的短发在微风的吹拂下轻轻摆动,碧色的眸子中看不出一丝杀气。她看到考生到齐,嘴角露出了一抹亲切的微笑,“相信大家也看到了,我的身后,就是最终考试的考场。现在是三点一刻,最终考试的入场时间是四点钟。只要在这45分钟之内,突破我的防线,进入最终考试的考场,就算通过了。当然,你们可以使用任何道具,也可以一起上……”


春野樱话音未落,一群杀红了眼的姑娘已经怒吼着冲了上去。“也就是说,这关的目的不在于刷下多少人,只要打败你就行了吧!!”“冲啊!姐妹们!鸣皇就在那扇门里!”“一起组队嫖皇上去!!”“皇上!我来啦!!”


看到一群姑娘向自己冲来,春野樱倒也不怕,只是轻轻叹了口气,“至少听别人把话说完啊!这么没家教,可是通不过我这一关的……”


少女气沉丹田,大喝一声,一掌出去,只凭掌风便已经撂倒了4、5个人,只是短短几秒光景,那些心急冲上去的姑娘,竟已全部倒下了。


春野樱活动着拳头,关节发出“咔啪、咔啪”的声音,“啧,怎么今年连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什么叫一个能打的也没有?讲讲道理!我们是来选妃的,不是来当保镖的啊!!


佐助周围的参选者们都是脸色一变,纷纷后退,都没想到这姑娘看起来瘦瘦弱弱的,一出手竟然有这种威力。佐助早已经有心理准备,他缓步上前道,“你就是力大如猩春野樱?”


“你他妈才是猩猩呢!”春野樱平时最讨厌这个诨名,正要发作,却看到来者是个唇红齿白的小鲜肉,少年白皙的皮肤和清秀干净的五官,正中她的红心。多好的少年啊!怎么就成基佬了呢!!简直太让人心痛了!!


“你,你也是来报名的……?”春野樱平时虽然粗暴,而且一直被叫“大力神猩”,但她毕竟还是一个17岁的少女,正处于恋爱大过天的年纪,面对这个正对她胃口的少年,她竟也扭捏了起来。


“嗯。”佐助点了点头,“我曾经听说过你……”


“等等……听说过我?!”春野樱双手捧住通红的脸颊,“听、听说我什么了……”
“就是能徒手拆牛什么的。”


“我才不拆牛呢!!”春野樱赶紧摆手,“太残忍了!我这种弱女子,最怕血了!我平时最多拆拆高达什么的……”


有机会!看到眼前考官发春,周围的参赛者们互相使了个眼色,忽然几百号人一齐向春野樱身后的门冲了过去。少女不愧是亲卫队出身,大喝一声,忽然一拳重重击向了地面。地面开裂发出了巨大的轰鸣声,砂石和尘土飞扬,挡住了参选者的脚步。还有不少参选者,直接被巨大的拳风击倒在地。


待到尘土落尽,只见地面上裂开了一个将近1米深,10平米宽的巨坑。春野樱像没事人一样,拍了拍手上的土,“你们有点眼力价好吗,人家这儿搭讪呢,别趁机冲过来啊!”


“也对,”佐助点点头,对春野樱道,“我来当你的对手,我们一对一。”


“一、一对什么的!别说了!太让人害羞了!!”春野樱激动得捂住了小胸口。


佐助觉得,这姑娘力气大是挺大的,就是脑子有点毛病,不太能沟通。不过,毕竟考试要紧,眼看过去快10分钟了,还有一关才艺没考呢,自己这回一定要考上,不能让哥哥失望。于是佐助也不多话,向春野樱发动了攻击。


春野樱这姑娘,实力在亲卫队里也算不错的,缺点就是有点恋爱脑。看到向佐助这样的小帅哥就心跳加速,实力发挥也有些失常。再加上,她一边和佐助战斗,一边又要注意拦住其他参赛者,时间一长,渐落下风。


这时,参选者中的一个姑娘——从表情上看那姑娘应该是时下流行的病娇属性,从袖子里掏出一把小刀,忽然冲向了春野樱,“嘻嘻嘻,你刚才说了,不管使用什么道具都可以吧!”


春野樱正与佐助缠斗,看到姑娘,慌忙躲避,但也来不及了,只得稍稍偏过头去,眼看刀刃就要从脸颊上划过。没想到,佐助忽然出手,抓住了姑娘的胳膊,反手夺过了小刀。


“我哥哥说,女孩子家伤了脸就不好了。”佐助将刀扔到了地上,看着春野樱,表情柔和,“你应付我一个已经很困难了,还要同时兼顾这些参选者。胜负已经很明显了,还要继续打吗?”


春野樱呆呆地看着佐助,摇了摇头。眼前少年的形象在春野樱的眼里一下子高大了起来,本来只是帅气,现在更是苏度爆表。这么好的少年,来我们亲卫队多好,选什么妃呢!


“等等……!”眼看佐助就要进入最终考试的考场,春野樱叫住了他,“你如果落选的话,可以来找我吗?”说不定咱们可以一起在亲卫队共事。


“抱歉,”佐助想到了在亲卫队里等着他的哥哥,淡淡一笑,“我一定会选中的。”


7月3日,下午4点钟。


少女春野樱,品尝到了失恋的苦涩。


 


因为和春野樱的战斗,宇智波佐助来到第四关考场的时候,已经4点钟了。


之前缠斗的时候,有些有点本事的参选者,已经悄悄溜进了考场。鸣人心里其实挺郁闷,他万万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多参选者从春野樱的铁拳下逃出,来到了考场。这几个通过第三关考试的人,有些人五音不全,除了歌词,完全听不出来她们唱的哪些歌;有些虽然唱得还可以,但远没有到优秀的水平,四个人不转身,倒也说得过去。


鸣人看了看时间,已经四点钟了,他刚想打着哈哈说,“不好意思啊,时间到了,看来今年是没有人能通过了……”宇智波佐助就卡着点儿冲了进来。


“还有最后一个参选者。”御前侍卫山中井野悄声对鸣皇说道,“再坚持一下,选妃马上就结束了。”


只要这个不转身,今年的选妃就算撑过去了!鸣人暗暗握紧了拳头,春野樱居然放过了这么多参选者?看来明年要让亲卫队实力no.1的鼬哥当考官了!


佐助看了看眼前的四把椅子,倒也不怯场,他大声说道,“我是第730号参选者,我叫宇智波佐助。我不太会唱歌,只有一首歌是比较有自信的,就是哥哥从小唱给我的:世上只有哥哥好。”


接着,他就自顾自唱了起来,“世上只有哥哥好,有哥的孩子像块宝,投入哥哥的怀抱,幸福享不了♪,世上只有哥哥好,没哥的孩子像根草……”


唱得还很糟糕。


这是什么歌啊!!鸣人简直愣住了,给我像《世上只有妈妈好》这首歌的词曲作者道歉啊!不对,这调子已经走得听不出原曲是什么了……在那之前,先给我像世界上所有没有哥哥的孩子道歉!!我也没有哥哥!我不也活得好好的嘛!


好不容易撑过了原曲该有的那几句,鸣人以为结束了。但他太天真了,佐助看他们不转身,于是继续唱了起来,“世上只有哥哥好,有哥的孩子有天照……”鸣人忽然想到,他并不知道参选者都唱些什么歌,就规则上来说,如果他们转身,参选者就不用继续唱了,但是如果他们不转身,参选者们说不定还真可以一直这么loop下去。只是之前选妃的都太实诚了,一首歌唱完,看见鸣人他们不转身,也就放弃了。


佐助是最后一个参选者,他可以唱到地老天荒。


 


鸣人苦着脸,看了看牙,又看了看鹿丸和宁次,四个人都是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最终,鸣人终于忍不住了,他手动把椅子转了过来。


“别唱了别唱了,我认输,我认输还不行吗……”


当他抬起头的时候,正好对上佐助那一双如星星般明亮的眼睛。


 


TBC



评论

热度(673)

  1. 醋意白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