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意

【鸣佐】孩子4(699后改编衍生 内有生子梗,慎)

填坑的墨香:

孩子1


孩子2


孩子3 
  
  在重重误会当中,佐助和鸣人开始抚养面码长大成人——当然不可能这么发展。
  
  
  
  佐助最终还是回过神来了。


  他问起了面码的身世。鸣人吃惊地说:“佐助,你也失忆了吗?面码是我们的儿子啊!”
  年轻的宇智波后裔那颗经历过无数次悲欢离合所磨炼出的坚强的心脏,有那么一瞬间停住了。


  他听到了什么?
  他——和鸣人的儿子?


  “失忆是什么意思?”宇智波看似波澜不惊地问。
  鸣人急忙拉着佐助坐下,然后谈起了他们在火影办公室里的那个猜测——当然,鸣人是以相当肯定的口吻来说。


  佐助听得一言难尽。


  “这点情报你就推断出这个结论?”佐助问道,“鹿丸和卡卡西居然也陪你胡闹?”


  “怎么是胡闹啊我说!”鸣人反驳,“这都是事实啊,九喇嘛也说了,他不能说出真相,过去肯定发生了什么特别可怕的事情,导致你和我全部都失忆了!面码身上带着的东西就是证据,还有——”


  鸣人翻出一件小薄毯,这件毯子本来是裹在面码身上的,只是外面再度被一件稍微厚一点的小被子覆盖住了。鸣人翻出了一个边角,指着:“上面有漩涡和宇智波的家徽呢!”


  确实如此。


  但是佐助实在是——完全没有任何关于他们有制造孩子的记忆,他对于面码的记忆,开始于当时的大筒木。
  他想了想还是拒绝相信这件事。果然还是自己的记忆更可信些。


  “面码是你在外面和别人生的孩子。”


  “是我和你的儿子啊!”


  “你瞒着大家偷偷生的孩子。”


  “明明是我们两个的孩子!”


  “……”
  “……”


  鸣人和佐助对峙着陷入了沉默,直到面码开始哭了起来。他俩才急忙去哄孩子。
  “他是饿了吗?还是尿裤子了啊我说?”
  “鸣人你抱的姿势不对,面码很不舒服,把他给我!”
  “啊啊啊啊——奶粉在哪里在哪里?”
  “左边的柜子上——等等,不能直接用热水泡奶粉。”
  “好好好——”
  
  一番手忙脚乱后,面码终于又安静了下来。
  将奶瓶递给了面码,看着他大口大口地咽着牛奶,两个“单身爸爸”的心中泛起了涟漪。但是这份异样的情愫,他们并不理解,他们失去“家”已然太久太久,久到难以回忆起家的温暖。


  最后,还是佐助妥协地开口:“那么,如果面码是我们的儿子——”


  他问:“为什么我们要弄出一个孩子来?”
 
  鸣人这下被问倒了:“……因为我们是朋友?”


  佐助终于露出了看智障的眼神。


  ——虽然他这辈子大概也只有鸣人这样一个朋友,但哪家的朋友会给朋友生孩子?


  “看起来你确实失忆了,我们应该查一下你近一年的行踪,看看你和哪个女性曾经亲密接触过。”佐助冷静地下了判断。他对于之前自己竟然差点听信了鸣人的话感到羞耻,果断转移话题方向。


  “佐助!你不能直接下结论说面码是我在外面偷生的孩子啊!”鸣人急了,“你不认面码,他会很伤心的啊!”


  “……”佐助看向鸣人,“我并不认为我会没有常识地跟朋友……弄出一个孩子来。”
  他抬起手,制止了仍旧想要争论的鸣人:“比如说,你会和丁次鹿丸他们生孩子?”
  
  鸣人的脸有点发绿:“……不要做这么可怕的假设啊我说!”当年卡卡西一句玩笑式的“我越来越喜欢你”这样的话都能让鸣人浑身起鸡皮疙瘩,更别说幻想跟其他人那什么了。
  “所以,面码是你在外面偷生的孩子。”佐助下了结论。
  
  
  “不可能!”鸣人跳了起来,“我根本没有这个记忆!!”
  “你失忆了。”佐助说。
  “不对不对不对!”鸣人突然想起一个破绽,“就算是我失忆了,如果我结婚生孩子,肯定会告诉别人的啊!我没有任何理由隐瞒大家对吧?”
  佐助陷入了沉默。
  他想起了水月的假设。实际上他并没有完全听信水月的话,但对于水月提出的——鸣人必然有隐瞒大家隐婚生子的理由还是很确信的。因此,他在犹豫了一会儿之后,才开口:“……因为你和一个身份很奇特的人在一起了,所以要隐瞒大家,然后你失忆了。”
  “怎么可能啊我说!”鸣人对于这个结论相当不满,“无论对方是谁,我没有理由瞒着你吧?就算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无法理解我和那个不知道是谁的家伙在一起,但是你肯定会理解我的啊!我会瞒着任何人,也不可能瞒着你吧!?就算是——就算是我想要瞒着,这段时间我们可是见过好几次面!佐助你那么聪明,怎么可能看不出来我有事情瞒着你!”
  
  对于这个问题,佐助也无法给予解释。
  
  “所以说,我们可以得出的结论是,”鸣人想通了,他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佐助,“我失忆了,你肯定也失忆了。”
  
  
  
  佐助蹙起了眉头。到了这个时候,他也开始怀疑起自己是不是被改造了记忆。
  ——但是,这个世界上居然存在着能够改变鸣人和佐助两个神之子的记忆的人!?
  佐助沉声道:“如果我们的记忆都被修改了,那么我只能想到一个存在。”
  “辉夜的敌人。”鸣人立刻明白佐助的意思。
  
  佐助颔首。
  
  
  鸣人露出了紧张的表情:“这么说,我们已经和那个敌人战斗过了?”
  佐助严肃地道:“无法确定。而且我的记忆当中没有出现任何空白或者模糊不清的地方,这根本不可能。任何影响记忆的忍术都有其破绽。我们需要搜集更多的情报,来弄清楚过去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我们的记忆会被修改,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其他人被修正了记忆吗?既然能够修改记忆,又为什么没有杀死我们,另外面码——”
  佐助看了眼抱着奶瓶乖乖喝奶的小婴儿:“他究竟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会被大筒木带走,而他身上关于你的那些东西又是怎么一回事。”
  “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的,应该是那个大筒木。”佐助站起身,将披风的领口扣上,“我去找大筒木,你在家照顾面码。”
  然而他并没有走几步,就被鸣人拉住了披风。他稳住身形,拧起眉头转身:“你在干什么?”
  
  
  “佐助你弄错重点了啊我说!”鸣人双眼炯炯有神,“我们两个都失忆了,你难道没有理解吗?”
  
  “?”佐助迷惑地看向他。
  
  
  “我们两个都忘记了面码,所以说——面码是我们的儿子啊!”
  “……”佐助一言难尽地看向鸣人,“我已经说过了吧,我们是朋友,怎么可能会弄出一个孩子来?”
  “那什么关系会生……生、孩孩孩子……”鸣人说话的声音愈来愈小,他仿佛明白了什么,突然涨红了脸,说话有些结结巴巴了起来。
  
  佐助显然也想到了什么。
  他的面上露出了惊恐。
  
  “不……等等,你先别说——”但是他的阻止太迟了。
  
  
  
  “佐助,我们已经结婚了吗!?”
  

评论

热度(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