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意

【鸣佐】情书(1106无料)

填坑的墨香:


 ·轻松搞笑文
 ·BUG以及OOC均属于我


    



 
 1. 
  “哎……”鸣人抬头看了老半会儿天空,幽幽叹了口气。
  他一脸忧郁地继续往前走,不见从前的开朗。
  
  在他身后,三个小脑袋伸了出来。
  “最近鸣人大哥看起来很不开心的样子诶!”萌黄说。
  “因为佐助的信件很久没有传过来了吧?”乌冬说。
  木叶丸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儿,做出了决定:“我们得帮助鸣人大哥!”
  “怎么帮?”萌黄跟乌冬凑了上去。  
  “既然鸣人大哥是因为佐助离开才不高兴的……那我们仿造一封情书,把这封信寄给佐助!”木叶丸竖起大拇指,“把佐助送给鸣人大哥,他一定会开心得跳起来!”
  “好啊好啊!”乌冬无条件地支持。
  萌黄却有异议:“可是……鸣人大哥跟佐助不是朋友吗?”
  身为蔷薇之术开发者、对男男颇有研究的木叶丸拍了拍萌黄的肩膀:“鸣人大哥可是为了佐助过呼吸了,肯定是真爱啊!”
  “可是鸣人大哥一直没有告白啊!”
  “笨~蛋,那一定是因为鸣人大哥的男子汉自尊心!但是结婚这件事,还得要一个人主动打破僵局!”木叶丸一副很懂的样子,“而且我看啊,佐助肯定也是喜欢鸣人大哥的!他们就差临门一脚——总之,看我的!”
  于是三个少年决定要助鸣人一臂之力。但是要怎么办呢?木叶丸借口自己喜欢萌黄,恳请鸣人帮忙写情书并且刻意强调信中不要写萌黄的名字。他表示这是他告白的计划的一部分,他想故意让萌黄以为这是给别人的情书,然后再在结尾部分写上萌黄的名字,给她一个惊喜。鸣人本来是不想答应的,虽说他确实代笔过《亲热天堂》,但是写情书这回事他还真是头一回。但在木叶丸的不懈努力下,鸣人最终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而木叶丸拿到情书之后,跟萌黄乌冬经过一系列研究,终于仿照鸣人的字迹,在信件的开头写上:宇智波佐助,并在信尾标上了漩涡鸣人的名字。在完成了信件后,木叶丸一溜烟就奔向了火影办公室,以鸣人的名义寄信给佐助。

  卡卡西目送着送信的忍鹰远去。他重重地叹了口气,显得格外忧郁,倒叫后头过来送文件的忍者惊讶了。
  “六代大人?”忍者道。
  “……我需要冷静一下。”卡卡西一只手扶额,一只手摆了摆。
  
  
  
  2.
  很快,佐助收到了鸣人的告白信。此时,他正与路上“偶然”相遇的鹰小队成员在一起。
  佐助展开信,先是一皱眉,接着就把信件摊到坐着的石头上。水月好奇地凑近,下一秒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大声咳嗽了起来。
  “水月!你又在打扰佐助!”香燐不满地道,“都说了佐助有正事……!”
  “……”她僵硬着表情,看着信件上的那一行行字,下一刻爆发了。
  “那个家伙!我就知道那个家伙对佐助不安好心!什么‘我是你的唯一,你是我的灵魂伴侣’!?什么‘如果你感觉到痛苦的话,我也会感觉到痛’!?分明是居心不良啊!!!”如果不是重吾及时按住了香燐,此时的她已经化身女战神了。
  “这封信不是鸣人写的。”佐助冷静地道。
  
  “……诶?”三个人都诧异地看向佐助。
  “不是吧?我觉得这很像鸣人会对佐助你说的话啊。”水月蹲了下来,仔细观察信件。
  “这里……”佐助指了指自己的名字,还有鸣人的名字,“跟这里,都是模仿鸣人的笔迹写的。这封信有问题。”
  “可这封信确实是木叶的忍鹰送来的。”重吾说道。
  “那么,就说明木叶内部有人动了手脚。”佐助说,“这个人应该能接触到卡卡西,目前我跟鸣人都是通过火影办公室的忍鹰传送信息。”
  “那个人这么做,有什么目的呢?”这回香燐也冷静下来了,她认真思考着,“这封信看上去就是一封情书啊?如果佐助不喜欢鸣人的话,肯定就回绝了吧?”
  “……如果真的是鸣人告白,而佐助拒绝的话,他跟鸣人的关系会发生什么变化?”水月也摸着下巴想,“而且那个人既然能寄出这样一封信,也能寄出其他的信件吧?对方这么做,无疑是想要破坏你跟鸣人之间的关系啊!”
  佐助很清楚,木叶的某些人对他、对他跟鸣人的关系充满着恶意。
  他用手指轻轻抚摸着上面的文字,突然眼神锐利。既然对方打算对他跟鸣人下手,那么就别怪他揪出他们了。
  鹰小队成员们看着佐助找出笔来,在情书的下方空白处,大笔一挥,写了个“好”字,并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佐、佐助?”香燐惊愕地道。
  “引蛇出洞。”佐助轻声道。那个对他对鸣人抱有恶意的人,应该不会料到佐助会做出这样的回答,因此这样的回复或许会对那个人的布置造成影响,从而导致对方的计划出现破绽。佐助很好奇,那个人收到这样的信件之后会有什么反应。但无论如何,宇智波佐助都打算去木叶一趟,把那个人揪出来。
  
  
  
  3.
  火影办公室发生了一场地震。
  原因是一封从外头送回来的信件。鸣人一如既往地按时去火影办公室蹲等佐助的来信,皇天不负有心人,他拿到了佐助的消息。在卡卡西那充满着意味深长的眼神里,鸣人展开了那封信。
  ——很好,这是我写的告白信,除了收信人的名字跟寄信人的名字。
  鸣人冷静地想。
  “……”
  “……”
  “……什么呀!?怎么可能冷静!?这不是我写给萌黄的信吗?为什么会寄给佐助了我说!?”鸣人失态地大喊了出来。
  整个办公室都安静了。
  “……萌、萌黄?”在场所有人都用“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鸣人”的震惊目光看向他。
  “……不、不是这样的……”鸣人反应过来,结结巴巴地道,“卡卡西老师,你、你们听我解释啊……”
  
  
  “对不起!鸣人大哥!都是我的主意!”木叶丸用力地鞠躬,萌黄跟乌冬也毕恭毕敬地弯腰道歉,“对不起!我们以为你跟佐助相互喜欢!”
  “对不起!!!”三个少年少女大声道歉。
  “……算了。”鸣人苦笑道,“总之好好跟佐助解释清楚就行……”


  鸣人突然顿住了。
  他突然想起,那封信的最后一句话是提出当情人的请求,而佐助的回复是——“好。”
  鸣人满头大汗:要怎么跟佐助解释呢?说其实这封信是木叶丸他们的恶作剧?佐助会不会生气?会不会不理我了?会不会觉得我对他不够真诚?会不会又……又跑掉了?
  正在一片慌乱间,有忍者来报告。
  “火影大人,宇智波佐助正在往这里来。”
  
  
  还在火影办公室的几个人面面相觑,鸣人更是整个人都呆住了。
  
  
  
  4.
  佐助回木叶,其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揪出那个在背后对鸣人虎视眈眈的黑手。他不知道自己这封信会带让那个人做出什么反应,不过他知道自己得跟鸣人以及卡卡西说清楚状况,提醒他们注意背后砍过来的刀。因而一回木叶,他就朝火影办公室走去了。
  打开办公室,迎接佐助的是一片安静。
  佐助神色从容地向鸣人打了声招呼。鸣人一个激灵,退了几步,又反应过来:“佐、佐助,你回来了啊!”
  “……”佐助挑了挑眉,似乎有些不解鸣人的反应,不过他也懒得多想,佐助径直道,“鸣人,之前我收到一封信——”
  “啊!”鸣人大声喊了起来,“佐助你好久没回来了,今天我带你逛一逛怎么样啊?啊,对了对了,你之前分配到的新公寓一直没有整理吧?直接住我家好了哈哈哈,没关系,我这就用影分身回家去整理房间!被子?不用担心,我之前已经买好了新被褥跟被套,全新的,就洗过一遍!放心,我肯定让你住得舒舒服服再也不肯走了哈哈哈哈!”一边说着,鸣人一边伸手揽住佐助。
  
  ——鸣人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知晓实情的大家纷纷额上冒出黑线,在这个关键时刻——在对方答应了你的“告白”的情况下,还这么热情地拉对方去你家住宿,连对方拒绝的方法都给堵住了,这妥妥的是同居的邀请好吗!?还有“再也不肯走了”这种话,你是在变相求婚吗?
  卡卡西跟鹿丸等人对视一眼,聪明人之间达成了共识:鸣人这就是在邀请佐助跟自己同居。
  
  木叶丸眼睛一亮。
  
  而佐助,则在大家奇异的目光之下,被鸣人揽着肩裹挟着带出了门。
  
  
  “哦耶!”木叶丸三人对掌拍了一下,“鸣人大哥果然是喜欢佐助的啊!”
  
  
  
  5.
  “……不,你们弄错了,我对佐助真的只是朋友。”鸣人坐在椅子上,表情十分冷峻成熟。
  他诚恳地道:“我一定要跟佐助解释清楚信件的误会。”
  
  “是吗?”卡卡西弯着眼睛,漫不经心地道。他正在整理桌子上的红本子。
  “卡卡西老师,现在事态很紧急!你在忙什么啊?”鸣人不满地道。
  “这件事也很紧急,这些是几天后要发放给即将结婚的忍者们的婚约书。”卡卡西说道。
  
  “那都是几天后的事情了!现在有重大事情需要解决,卡卡西老师,你得帮我!”鸣人双手用力按在了桌面上,十分严肃地大声道。
  “……好吧,”卡卡西放下手中的红本子,“你打算我怎么帮你?”
  
  “我、我打算跟佐助说清楚,所以卡卡西老师你来当我的证人好了!证明寄出那封信的人不是我!”鸣人诚恳地道,“这一次我一定要跟他说清楚,我……我不能欺骗佐助!”
  ——之前那么好的时机都没有说清楚反而蒙混过去了,这次一定能成功?卡卡西并不看好。
  “……好吧。”但卡卡西最终还是同意了,他加上了一句,“如果你办得到的话。”
  “当然!我说到做到!”鸣人自信满满。
  “啊对了,那封信你放在哪里了?”卡卡西问,“最好拿来当证据。”
  “……啊,”鸣人扭捏了下,“被我放在专门的盒子里收藏了。”他表示自己把那封信收藏得特别好。
  
  “……哦。”不知道为什么,卡卡西的声音好像有点冷漠。
  
  
  
  6.
  鸣人带着佐助往火影办公室走去。
  一路上,佐助觉得事情哪里不太对劲。鸣人这几天热情得好像有点奇怪……?
  他微微蹙起眉头,看了鸣人一眼,心道:莫非是暗中计划的那个人对鸣人出手了?
  
  想到这里,佐助就有点担心了起来。
  
  “鸣人。”佐助停住了脚步,他严肃地看向鸣人,“我有话要对你说。”
  “啊、啊?”鸣人回头看他。
  
  “之前我接到木叶送来的一封信。”佐助道。
  鸣人的身体又僵住了,他的脑子飞速运转着:怎么办啊怎么办佐助又提那封信的事情了如果他知道那只是木叶丸的恶作剧会不会又要离开我了还有他会不会觉得我是故意玩弄他的感情认为自己感情受到了伤害所以这次走了就不会再回来了这几天我辛辛苦苦地照顾他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他扭头就走也太无情了吧不行他不能走我不能让他走!!!!!
  
  
  “那封信……唔!!!”佐助睁大了眼睛,似乎不太能理解现在的情况。
  实际上,鸣人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他感觉到,佐助的呼吸吐在自己的脸颊上,带着些温热和潮湿,以及一种莫名的甜味——一直甜到心底,叫他的心脏跳得飞快。鸣人捧着佐助的脸颊,薄薄的唇紧紧贴着佐助的唇。这是与十二岁那年意外的吻不同的、由鸣人主导的吻。
  
  
  佐助感到,事情可能超出了他的预料。
  ——难道说,那封信真的是鸣人寄出来的!?
  年轻的宇智波末裔,额上冒出了冷汗,而他的面颊之上,因为各种复杂的情绪浮现了薄薄的一层红晕。
  ——如果这个时候推开鸣人,会不会让他觉得我是在欺骗他的感情?
  
  一贯来目标清晰,行动果决的宇智波佐助,陷入了难得的两难境地。
  
  
  良久,唇分。
  佐助冷静地看着鸣人,鸣人平静地看着佐助。
  “渴了吗?我去买点番茄。”鸣人说,他的语调轻缓,带着一种成熟味道。
  “嗯。”佐助淡定地点头。
  
  
  鸣人十分正常地往买番茄的地方走,走过拐弯处,他猛然蹲了下来。
  他捂着胸口,心脏还在“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他的面容已经红得不成样子了。
  
  
  而留在原地的佐助,则用手遮着脸。
  只有通红的耳朵,展露出了主人的情感。
  
  
  ——究竟要怎么才能在不伤害对方的感情的前提下,解开关于情书的误会呢!?
  这是此时鸣人跟佐助内心里共同的想法。
  
  
  
  7.
  卡卡西有点奇怪地看了眼自己的弟子们,总觉得他们的气氛哪里有点不对劲。
  但既然鸣人把佐助带来了,就是为了说明真相。
  只是看着鸣人支支吾吾的表现,卡卡西觉得自己得尽到一个老师的责任。
  “佐助,你之前收到了一封鸣人给你的信吧?”卡卡西起了个头。
  
  佐助敏锐地感觉到事情有了变化,他点头:“嗯。”
  
  鸣人的身体一个僵直,仿佛头顶上有无形的耳朵竖了起来。
  
  “其实那封信——”
  
  “佐助!!”鸣人猛然伸出手,在卡卡西的办公桌上抽走了两个红本本。鸣人双手托起红本子,弯腰献上。他的速度快得惊人,几乎留下一道道残影。
  佐助看着红本子上面的“婚约书”三个烫金的大字,陷入了沉默。
  而刚刚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的鸣人,已经是满头大汗了。
  



  良久,佐助才打破了沉默。
  “……鸣人。”佐助说,“我并不是一个合适的共度下半生的人。”
  “才不是呢!佐助是最好的伴侣!”鸣人立刻直起身体,激烈地反驳,“能遇到你是我最幸运的事情!这辈子我要跟你在一起,下辈子,下下辈子,我也要跟你在一起啊我说!”
  “……我不会一直留在木叶。”
  “但是你会回到我身边,因为我是你的归宿!”
  佐助认真地看着鸣人。他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在思考,思考着跟鸣人表示分手与跟鸣人在一起哪个他更接受,而答案很明显。他并不真正明白什么是爱情,这个东西从未出现在过他的生命里,但是鸣人——是他心中的“唯一”,亦或者能称之为灵魂的一部分。
  “如果你能接受远距离婚姻的话。”佐助最终说。
  这个时候,倘若鸣人想要拒绝的话,是最后的时机。然而,鸣人的脑子里从未闪现过这个念头。此时此刻,他只想到“佐助答应了要跟我在一起!!”,这句话在他的心里头一直刷屏,直叫躲在鸣人体内看好戏的九尾不由得用尾巴捂住耳朵。
  “当然啊!反正我每时每刻都能感应到你的查克拉,你就像是在我身边一样啊我说!”鸣人紧紧握住佐助的手,“而且无论你走多远,你一定会回到我的身边……这样的感觉,好安心啊!”佐助是他生命里的一道阳光,在他最一无所有的时候给予他温暖,甚至付出性命保护他。佐助亦是他一直憧憬的人,他曾经追逐着他的背影那么多年,为了他而努力修炼奋斗。佐助早已是鸣人灵魂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倘若失去了佐助,大概鸣人也会一部分自我吧。
  “再说了,就算你不来,我也可以随时去找你啊。”鸣人笑着道。
  “哼,你这吊车尾的家伙。”佐助轻轻哼了一句,嘴角却微微勾起,露出了、澄澈而又美好的笑。
  他们互相凝视着,不知何时已然十指相扣。
  
  
  
  看着两个弟子争论着,最终达成了共识。卡卡西为自己多准备了两个小红本的机智点赞。
  
  
  
  8.
  “说好的情书是别人伪装成鸣人写的呢?!”接到请柬的鹰小队成员今天也没能跟上他们的队长的步伐呢。

评论

热度(504)

  1. 醋意填坑的墨墨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