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意

【鸣佐】绯闻·番外 贰

北鱼:

*论坛体绯闻的番外,明星X模特(科研人员)


*两人已互通心意


是的,第二章福利,别抱太大希望


以及各种方面感谢假发 @姁顏 




同居


(2)


 




 


 




 


“佐助,穿这身帅吗我说?”鸣人从吃完午饭到现在20分钟换了三身衣服,换完就跑到佐助面前询问。


 


倒是有点像丑媳妇见公婆。


 


见鸣人理着领子走过来,上身穿了一件简洁的白衬衣,衬得一头金发更加耀眼了,佐助突然想起网上那帮小粉丝天天喊着“小太阳”现在也有了同感。鸣人下身着了一条深蓝色牛仔裤,干净清爽、阳光帅气,像个大学生一样。佐助向下瞥到那双绿色的青蛙拖鞋,没憋住就笑了出来。


 


鸣人一脸迷茫,“不好看吗我说?”


 


佐助笑着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鸣人面前,低头踢了两下鸣人的拖鞋。深灰色的猫咪头拱拱青绿色的青蛙,亲密无间。


 


“就这身,别换了。”


 


可爱的小动作和一锤定音的决定给了鸣人安慰和回答。


 


准备好后,两人窝在沙发看电视,肩靠着肩,鸣人一手环着佐助的腰,“佐助,我上个月拍的一个综艺今天首播~”


 


 


 


身边坐着一个鸣人还看着电视里的鸣人这种感觉很怪,但是并不讨厌。在国外的时候,佐助每天回家唯一的娱乐就是看电视上的鸣人,现在人就陪在身边可对这个人的思念像习惯一样,在看到电视上的鸣人时想念从视觉、听觉蔓延到心脏。


 


腰上的手颤得更紧了些,佐助侧头看过去,一双晴空般的蓝色眼睛映出的只有自己的脸,时常弯着的金色眉毛也微微皱起,在佐助看过来后又弯成好看的弧度,带着阳光的暖意笑着。也不过如丝的落寞在灿烂的阳光下消失殆尽,佐助戳着他脸颊的须印叹道:“白痴。”


 


 


 


“叮铃,叮铃……”


 


鸣人“噌”的从沙发上跳起来,飞快地跑去开门。


 


 


“呦呵,你小子开门够快的,不会是在门口等的吧?” 带土说完看人摸着脑后“嘿嘿”傻笑竟然不想再嘲笑两句了。


 


“哥哥。”走到门口的佐助一眼就看见了被带土挡在身后的鼬。


 


鼬走进来一边换鞋一边温柔地问:“佐助住得还习惯吗?如果不习惯可以回家住。”


 


听到鼬这么说,鸣人瞬间侧头看向佐助,生怕人跟鼬哥跑了。


佐助余光扫到鸣人,“还行。”


 


“带土叔,快进来,还带了东西来?”鸣人说着伸手要接过带土手中的袋子。


“不用了,不是给你们带的。”


佐助看了眼鸣人伸出去落空的手,白了带土一眼,“既然自己带了,一会就不用吃我们家的饭了。”


“哎呦卧槽,小侄子你还知道自己姓什么吗?啧啧,还你们家的饭?你们家的饭一会不是要我们宇智波家的人来做啊?”


佐助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着急护短时说了什么,脸瞬间变红,转身把一众人都扔在了玄关。


 


 


卡卡西一副不认识带土的样子,“一会你吃红豆糕,我们吃饭。”


 “卡卡西你个辣鸡……”


 


鸣人紧紧盯着佐助,一颠儿一颠儿地挪到佐助身边傻笑,佐助看见他那发光的蓝色眼睛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算了算了,昨天开始就是一家人了。


 “佐助,昨晚那道番茄牛腩是你做的?”鼬坐到佐助身边问。


“嗯……比哥哥做得差远了。”


鼬伸手摸摸弟弟的头顶,笑着说:“一会做给你吃。”


 


 


相亲相爱的宇智波兄弟聊天时,带土和止水拉着鸣人和卡卡西浩浩荡荡地去搜刮吃喝去了。


看带土那把这当自己家一样熟练地在几个冰箱和冷藏室里搜索吃的的架势,鸣人怀疑他给家里装了监控。


“带土叔,你找什么?”


“零食和啤酒。”


“我家没有零食和啤酒的说。”


“不可能!”


鸣人、卡卡西和止水,“???”


 


 


带土不死心地又里里外外翻了一遍,还是什么也没找到,抱着臂一副老大的架势命令:“还不快去买啊?”


 


 


卡卡西像看傻子一样怜悯地看着他摇头。


止水笑着说:“我觉得我们这里,阿飞最适合去买东西。”


带土面无表情地问:“为什么?”


“因为他的粉丝数最少,还有面具,出门最不容易被粉丝逮到。”


“我宇智波带土那个号的粉丝数稳压你和卡卡西好吗?!而且,卡卡西这个辣鸡不是也带着面罩?”


卡卡西懒懒地说:“我们不吃,谁吃谁出去买。”


“卧槽!卡卡西你个辣鸡带头欺负我!”


我?带头?欺负你?


 


 


卡卡西无奈,把耍赖的带土拖回客厅,“你不是带了红豆糕来?”


“呜呜呜呜…前辈你怎么能这么对阿飞,那是阿飞的晚饭啊。”


 


 


佐助一脸鄙夷地看着抱住卡卡西撒娇的带土。


带土一看见佐助那副小样儿就手痒,一脸严肃地走过去揪着脸颊问:“小叔叔放你家的吃的呢?”


emmmmm不如小时候肉多了。


佐助都快忘了小时候被带土这么虐待的事情了,带土手伸过来的时候竟然没有躲开。


 


 


鼬拿开带土的手,冷着脸说:“我扔了。”


 


“嗳嗳?你们什么时候来我家的?”鸣人心疼地揉着被带土揪红的脸蛋。


佐助也疑惑地看向哥哥。


“前两天从母亲那要了钥匙,来看了看顺道把小叔叔放到这的那些垃圾扔了,冰箱里的食材是前天叫人添的。”


“鼬!你这个月的工资不用领了,那些垃!圾!就是你一个月的工资。”带土皮笑肉不笑地说,“很好,只有红酒是吧?晚上别后悔。”


鼬倒是不在意前面那句话,不过后面那句听起来就不怎么样了。


止水也有不好的预感,笑着问:“小叔叔,晚饭想吃什么?”


“还是止水孝顺,你和鼬做的都可以。”


 


 


 


 


晚饭过后,鼬和止水有事情先走了,本来鼬想把带土也一起拉走的,毕竟晚饭的时候没动红酒,怕带土留下欺负佐助。


不过没能成功,鼬走的时候反复对带土强调不要欺负佐助,带土一副你把我当什么人的模样把人赶走了。


 


 


 


 


带土把鸣人和卡卡西打发到厨房收拾东西去了,卡卡西临走时似笑非笑地盯着带土看了会儿。


两人进去再出来不过半个小时到时间,佐助已经被带土灌醉了,旁边放着两个空的红酒瓶。


带土笑着问:“佐助还要罚酒吗?”


佐助气呼呼地瞪了带土一眼,“真心话!”


 


 


“很好~那佐助说小叔叔帅吗?真心话哦~”


 


“哼,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但是,你…”


“停,我不想听后半句~接着来。”


 


 


 


“哈哈哈哈哈又输了,还是真心话?”


“大冒险!”


“那你发微博告诉他们,小叔叔在你心里是最帅的。”


“我不……”


“选了就不能反悔哦~”


佐助拿过手机打开微博就看见无数条消息通知,几乎全是@,点进去一看才就知道昨天那个白痴竟然直播找食材。抬头正好看见鸣人从厨房走出来,就摇摇晃晃地走过去举着手机问:“我说你怎么能找到那些食材呢,白痴~”


话说出来的语气哪里像是责怪,分明就是夸赞,鸣人揽着腰将人半抱到沙发上。


“草!别秀了,放微博。”


佐助十分不情愿地在带土的指导下发了微博。






宇智波佐助:小叔叔在我心里是最帅的人。@宇智波带土






鸣人见佐助醉得不轻,笑得十分灿烂地说:“带土叔,我陪你玩吧。”


和你一个欧皇玩?


“不早了,我和卡卡西要回去了,照顾好佐助~”


 


 


 


佐助迷迷糊糊地靠在沙发上,见鸣人从门外进来拍拍身边的位置说:“坐这来。”


 


鸣人刚坐稳,佐助就翻身骑到他大腿上,动作快得不像是喝醉酒的人,他双膝虚跪在沙发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鸣人身上。


 


鸣人自然是乐意承受佐助的重量的,尤其是感觉到那极富弹性的臀部紧贴大腿的时候,他想一直这么抱着佐助。


 


醉酒的人有些不满的打了一下鸣人的大腿,嘟囔着:“有点硬…”


 


“还嫌弃…”鸣人腿向上顶了顶,“佐助的倒是不硬,很软呢我说~”


 


佐助一巴掌轻扇在鸣人脸上,瞪着眼凶道:“不许笑,我有事情问你。”


 


“嗯嗯,有问必答~”


 


“你那些绯闻是怎么回事儿?”


 


“假的,全是假的,我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啊我说!有人想拿我做新闻,经纪人和我说这样可以更红我就同意了。”


 


佐助皱起眉头看向鸣人坦荡荡的一双眼,“更红?”


 


鸣人抚摸他被酒熏得粉红的脸,“嗯。佐助不是在国外吗?如果我不更红一些的话,你会忘记我吗?”


 


手下嫩嫩滑滑的感觉有些像布丁,鸣人又有了食欲。


 


佐助拍掉在脸上作乱的手,“白痴,怎么会忘…”


 


 但鸣人也说对了一部分,如果不是这两年频繁看到他的绯闻,佐助不会用两年时间读完研回国。


 


“佐助曾说过,你喜欢我比我喜欢你时间长呢,是什么时候?”


 


“高中…”佐助把脸埋进鸣人颈窝,闷闷地说,“在你疯狂地追求小樱的时候。”


 


 


 


低调一向不是鸣人的风格,当年追求小樱的时候全校皆知,做出的浪漫事情虽然俗套但是真轰动。并且每次佐助不在场他就绝不会做,说不清到底是做个小樱看的还是做给佐助看的。


 


耳边的声音沉沉的像是快要睡去一般,尾音轻得一出口就飘散在空气里。


 


鸣人听着心底那如同针扎一样的疼痛蔓延开来,鸣人的嘴开开合合最后只轻声说:“抱歉……”


 


佐助枕着鸣人的肩膀没有说话,细细感受着那人温暖的掌心贴在后背抚摸的温度。


 


鸣人的耐心不多,但对于佐助他总是有无限的耐心,比如佐助去国外学习鸣等了六年,比如此刻安静地呼吸清晰可闻鸣人会耐心地等佐助问出所有他想问的话。


 


“你大学的时候有尝试过和别人交往吗?” 


 


“没有。”


 


问题没有继续,依旧是长长的沉默。


 


“说来,上了大学后我的桃花运就变得越来越旺了呢,收到的告白也一年比一年多……” 鸣人扣着下巴将人别开的脸摆正,“我可是都礼貌地拒绝了呢~”


 


鸣人刻意的挑逗和解释,即使是醉酒的佐助也觉得难为情,但却是开心的。


“恩……”


 


佐助轻轻点头,唇不经意间擦过鸣人的耳垂,出乎意料的柔软。佐助好奇地又碰了两下,“水月说,耳垂软的人都很色。”


 


软软的触感落在耳垂上,一股燥热盘在小腹,接着佐助呼出的气尽数钻入耳朵,耳蜗里又痒又热。


 


鸣人沉着嗓子说:“他还做这方面研究?”


 


“不是,他从别处看来的。”


 


鸣人笑着说:“你们搞科研的没有证据就信?”


 


佐助离开鸣人的脖子,一脸严肃的看着他说:“有证据的。”说完看向鸣人小腹下,那处隐隐有抬头的趋势,过于贴近的距离让佐助清晰地感觉到鸣人的生理反应。


 


看着佐助一本正经地点破,丝毫没有平时的别扭,鸣人小腹的火窜得更旺了,一口咬住那白嫩的下巴。


 


青春洋溢的校园里单纯漂亮女孩的告白,灯红酒绿的舞池里热情性感女郎的挑逗,鸣人丝毫没有心动过。可从佐助刚醉脸染上粉色时,鸣人清楚地感受到了内心和身体同时的渴望。


 


“那可怎么办呢?”鸣人说着分开双腿,本来全身着力点几乎全在臀部和大腿接触处的佐助突然失重,他本能地搂紧鸣人的脖子,短促地惊呼了一声。


 


“啊…”


 


鸣人双手托住佐助站起来,声音低沉地说:“搂好哦~我们回卧室。”




 虽然破,但是是车~







评论

热度(224)

  1. 醋意北鱼 转载了此文字